24小时服务热线:4000-666-784
  登录 注册
 在线客服手机官网 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正文

《中国民族》:民族期刊绽放绚烂奇葩

发布时间:2008-2-25 
 

50年刊发文字1个亿,图片达7万张,拥有6种文字版本独立编辑内容;记者的足迹遍及全国所有民族自治地区和各县乡民族聚居区,包括我国135个边境县和沿海各中小城市。创刊50年的《中国民族》风雨兼程,几代人不懈追求—— 

民族类期刊是我国期刊领域中一个重要的类别。国家民委主管的《中国民族》作为发行量最大、拥有6种文字版本独立编辑内容向海内外发行的月刊,无疑是这其中的佼佼者。近日,《中国民族》将迎来她50岁的生日。在此之际,记者采访了中国民族杂志社社长兼党委书记李建辉、总编辑郭正英、常务副社长图鲁甫·巴拉提,回顾这支刊界“奇葩”经历的50年风雨—— 

多版本提高受众覆盖率 

上世纪50年代中期,随着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少数民族地区的面貌发生了历史性的深刻变化,90%以上聚居的少数民族实行了民族区域自治,加强民族团结,巩固社会主义民族关系,深入贯彻民族区域自治政策,成为当时民族工作的中心任务。“正是在此时,在李维汉、乌兰夫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倡导下,《中国民族》的前身《民族团结》经统战部和中宣部批准,于19571012正式创刊。”李建辉告诉记者,时任国家民委副主任、著名文化出版界人士萨空了担任第一任主编,郭沫若为杂志的创刊号题写了扉页诗文《民族大花园》。 

文化大革命期间,《民族团结》一度停刊。“直至19797月复刊,停刊近13年之久。茅盾亲笔题写《西江月·祝民族团结复刊》词一首,老舍先生的夫人胡絜青为杂志复刊喜作五言绝句一首和国画《傲霜图》一幅,均刊发在复刊号上。”回顾杂志的历史,李建辉介绍说。 

复刊后的《民族团结》发展逐步加快,1987年和1988年在汉文版基础上先后出版发行了独立编辑选题内容的蒙古文版、维吾尔文版、朝鲜文版、哈萨克文版。2001年,《民族团结》正式更名为《中国民族》,2003年经批准,创办了英文版。目前,杂志的网络建设也具有了相当的规模,汉、英、维吾尔文版杂志出版后可及时在网站上展示,蒙古、朝鲜文版杂志在人民网上也可以得到及时展示。李建辉表示,期刊数字化的初步实现大大提高了杂志的受众覆盖率。 

民族宣传领域作用独特 

创刊50年来,《中国民族》始终坚持“立足民族工作,面向文化市场,贴近各族读者”的办刊方针。作为国内发行量最大的民族类期刊,《中国民族》究竟在民族宣传领域发挥着怎样特殊的作用呢?“各文版不仅在中国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就是在海内外广阔领域都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力,肩负着中国民族工作特殊的传媒使命。”郭正英认为,具体来讲起到了六个方面的作用。 

杂志始终与祖国统一、民族团结息息相关。郭正英表示,在世界杂志出版史上,以中央政府名义用多种民族文字为国内若干少数民族创办新闻综合类期刊,并向境内外出版发行长达半个世纪,《中国民族》杂志是世界的惟一。 

“为民族地区经济发展与社会进步提供了有力的精神动力和舆论支持是这本杂志的第二方面的作用。”郭正英表示,50年来,《中国民族》几代办刊人通过多文版期刊及时准确地把党和政府的声音送到边远民族地区,使广大少数民族干部群众及时了解现代化建设的形势、党的方针政策、各地改革开放的新思想以及脱贫致富的好办法,有力地推动了民族地区逐走上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构建和谐社会的道路。

她还是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重要承载和传播媒体。“作为权威报道中国各民族的杂志,我们责无旁贷地承担着传播现代文明与先进文化的重任。”郭正英告诉记者,《中国民族》各文版图文并茂、通俗易懂,不太受文化水平和单一汉文字阅读能力制约,各族读者只要有一定文化程度和相关民族文字阅读能力都能看懂杂志的内容。 

《中国民族》是客观展示中华民族尤其是55个少数民族社会生活的重要宣传窗口。“50年来,我社几代办刊人为展示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社会生活与自然历史风貌,常年深入边疆民族地区,登高原雪域、步大漠戈壁、跨草原牧场、探崇山峡谷,村村寨寨、山山水水都留下了我们的身影和足迹,为此我们深感自豪。”郭正英说道。 

《中国民族》是维护民族团结和祖国统一,反分裂、反渗透斗争的有力传媒武器。郭正英指出,办好各文版杂志尤其是各少数民族文字版和英文版,对于清除境外敌对势力的不良影响,加强我们的思想舆论阵地,维护民族团结和祖国统一,保持民族地区稳定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此外,《中国民族》还是丰富和交流各民族文化生活的重要平台。”郭正英指出,随着现代化进程的加快,各民族群众多方面、多层次的阅读和视听需求明显增长,对传媒的期望值也越来越大。“作为权威报道中国各民族的杂志,我们会在传播优秀文化、促进经济发展、推动民族团结的事业中,为满足各族群众日益增长的精神文化需求做出特殊的贡献。” 

让更多人了解中国各民族 

对于所取得的成绩,《中国民族》在50年的办刊实践中究竟有哪些经验和体会呢? 

“首先是始终把握导向,唱响主题。”图鲁甫·巴拉提告诉记者,50年来,《中国民族》始终把实现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主题作为办刊的基本立足点,把提高传媒服务水平作为不断增强社会影响力的基本着力点,不断向社会奉献丰富优质的期刊文化产品。据统计,《中国民族》各文版50年来共刊发文字多达1个亿,图片达7万张;记者的足迹遍及全国所有民族自治地区和各县乡民族聚居区,包括我国135个边境县和沿海各中小城市。 

图鲁甫·巴拉提说,《中国民族》各文版的几代同仁,艰苦奋斗、默默耕耘,始终禀承着一个理念,即让更多的人了解中国各民族,向境内外更多的人群传播中国各民族。“我们体会到《中国民族》50年来的选题质量和智能积累,均来源于几代不同民族的编辑、记者对民族团结进步事业的坚定信念和赤诚热爱,来自于全体办刊人的智慧、辛劳与责任。” 

“此外,还要立足大众,面向世界。”图鲁甫·巴拉提表示,随着民族地区改革开放的深入发展和西部大开发全面展开,少数民族干部群众对国内外大事更加关注,对知识、信息和科学技术的渴望空前强烈,我国各民族之间在政治、经济、文化各方面的交流达到了历史上空前的高度。“民族期刊宣传具有政治学、民族学、社会学和传播学等多学科交融的特点。”图鲁甫·巴拉提认为,在这种新形势下,民族期刊在保持艰苦奋斗、与时俱进品质的同时,还要牢固树立立足服务大众和面向世界的新闻观念。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发行网
切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