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4000-666-784
  登录 注册
 在线客服手机官网 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正文

“沮丧与忧伤”:2007中国传媒困局(二)

作者:王又锋 来源:世界媒体实验室 发布时间:2008-2-20 浏览数: 658 
 

第三部分 新闻前沿与新闻理论

偷听新闻的诞生与盛行

股市又迎来红色星期一,股民们是悲喜交加。

张阿姨:早知道涨,上星期就挺住不抛,这下又亏了。

丁老伯:不是我们无能,是股市太狡猾阿。

小唐:我手里的这把地产股,是卖是留?都舍不得!

(上午1000,国联证券中山路营业大厅内,几位股民正在交易机前犹豫,股市大跌股民愁,股市大涨股民更愁)

——无锡商报2007925窃听赚钞票私房话

美女,过来看下包包塞

场景:成都,科甲巷的一个时装包店。店主正在热情招呼门前穿短裙、长靴的漂亮女子。女子犹豫了一下,进店,看上一款包,没讲好价钱,慢慢退出来。店主随即将热情洋溢的脸献给下一位:美女,过来看下包包塞。

嘿!电瓶车下来推起走

场景:傍晚的红星路口十分拥挤,穿黄马甲的交通协管员鼓起腮帮吹哨子,手中的红旗划向骑电动自行车的男子:嘿!电瓶车下来推起走。”——2006112天府早报《偷听街头风情记录市井文化》

今年9月,报社一总编说他在飞机上看到航空杂志里做了偷听中国的报道,就是派记者到全国几大城市,去深入街头巷尾偷听市民的话语,记录下来,来反映一个城市的风情。感觉不错,也要做偷听无锡的选题。于是在记者们偷听一个周后,推出了3个版的偷听无锡报道。

偷听城市的声音,头一听确实是很有新意。因为这样的报道,原汁原味的再现了市民的生活场景与话语。这次报道后,本人开始留意此报道操作方式,发现偷听式新闻,已经有了方兴未艾之势。在百度上一搜,发现居然有不少偷听网站,偷听式新闻早在2006年底已经登陆平面媒体。不过没有引起新闻学界的关注和研究罢了。

据说中国偷听的开山始祖是今年才23岁的男孩朱子业。20067月,他结束了在西安一家广告公司的工作,捏着一张硬座车票,背起一个随身小包,登上了前往北京的列车。到北京的第二个月,他在报纸上偶然读到一篇豆腐块儿大的新闻:3年前一次无意间的偷听,使美国人弗里德曼突发奇想建立了一个偷听纽约的网站,专门记录纽约市各色人等的谈话瞬间。如今网站每月已有400万的访问量。为什么我不试着偷听北京呢。就这样,小朱决定开始用这种新的方式,每天记录偷听到的北京,一笔一笔绘出一幅北京生活的市井风情画。每天5条,朱子业用小刀断雨的网名,在天涯社区编辑着这个叫做偷听北京的帖子。每当听到有意思的话,他就在心里重复几遍或悄悄记在手机上,稍加整理以后发表在网络上。谁知出乎意料的受到网友追捧。网络上一时偷听成风:偷听西安偷听长沙偷听上海偷听大学”……

偷听的追捧者闷标榜:在一个城市里,总有一些我们不经意间听到的言语,或诙谐,或有趣,或引人深思,或能代表我们所在城市独特的风貌。如果我们有一对敏感的耳朵,就可能从身边的这些只言片语中,感受到一些极富魅力的生活情趣和崭新的时代特征。朱子业自己在帖子里也说:不要说这个概念很委琐,甚至变态,相反我认为它是一个伟大的事物。这是一个物质的时代,也是一个虚无的时代。文字写手在拼命制造空洞的故事,成群的人在迷茫用它们填补着精神的空白,还美其名曰文化快餐。当如此的文化快餐弥漫开来,一个装神弄鬼的时代即将盛行。偷听是对这个时代最真实的记录和表达,不用渲染,不用修饰,一切来得那么活色生香,像一张用傻瓜相机随意留下的照片。

对于以上言论,本人持肯定态度。作为个人爱好,就像写博客一样,无可厚非。但是要是媒体来做偷听式新闻,那就需要谨慎和商榷了。

偷听式新闻,读者初次接触颇感新鲜,但如果这样的新闻长期做或大面积做,读者就会失去新鲜感,而且问题就出现。因为偷听式新闻的本质决定了,这样的新闻中没有一个人的名字,也就是说新闻中的人物是否真实存在,我们无法确定,随之的是这新闻事实的真实性无法确定,也就是说新闻是否为记者偷听我们无法确定。这和新闻的真实性要求无疑上向悖的。由此,可以预言,无论偷听能否成为一种文化,无论它如何受到网络追捧,偷听式新闻是很难大量出现,也不应提倡的。

QQ聊天新闻:网络延伸到现实

《都市快报》2006227推出快报热线网上聊,第二天起一个或二个整版的QQ聊天记录便和读者见面了。由于形式和往常的版面和新闻形式相比,让人耳目一新,新颖亲切互动性又强,读者反映不错。与此同时,同类操作手法开始在全国各地平面媒体遍地开花。一时间,QQ聊天就搬上了报纸的版面。

 QQ聊天搬上报纸版面遭到读者指责

由于QQ聊天新闻只是形式上的创新,等读者的新鲜感丧失后,它的缺点也就显现出来,读者便开始厌烦了,因为QQ聊天毕竟只是作为平时网络上的私人聊天工具,而应把它搬上作为大众传媒的报纸,来逼着让广大读者一些聊天记录,读者的感受可想而知。一位网友在天涯社区里发帖感叹到一张报纸,前几个版都成了QQ聊天记录,这报纸看着还有什么意思。无独有偶,另一网友在绍兴E网论坛中也对此发的帖子,题为《QQ聊天也成能新闻,天大的笑话!》。内容如下:

自从都市快报创出QQ聊天版面以来,几乎所有的平面媒体群相仿效,形成了一股恶俗之风。特别是绍兴的某些报纸,东施效颦,尽聊一些令人作呕的话题。在这里新闻的本源被强奸了,新闻的真实被忽悠了,新闻的神圣被玷污了,记者的使命被异化了……这种坐在办公室随意炮制的劣质产品,居然也能大幅地搬上版面,编者有否考虑过消费者的感受。版面是寸寸是金,这样让人灌水,岂不可惜啊!”

虽然这位网友的言论不免有所偏颇,还有些激烈,但这却是读者最真实的心声,而这个帖子发出来后,共有27人参与讨论,仅有2人罕见的没有提出批评,只是表示中立的要客观看待的态度,而其余25人都是指责,有的说形式不错,内容太糟!,有的说晚报的人上班真是无聊啊,没事做,净聊天!,还有的甚至说这种工作真好啊!聊天也算是工作,建议各位可以去应聘这个岗位!其中一个网友还呼吁到报业人:你们要办出你们的特色来,一味的模仿到头来害得可是你们呀!读者的眼睛可是雪亮的呀!读者的眼睛也是很挑剔的呀!更激烈的笔者就不引用了,事情真的早已不是祖国山河一片红了,这就不得不引起我们这些从业者的反思。

 QQ聊天搬上版面的优点

我们先对QQ聊天新闻的优点做个分析,因为它出现了,而且还曾经受到了读者的欢迎,更为重要的受到媒体主政者的热捧和新闻记者的青睐,所以应该先看看它有什么优点。

在新闻平民化的今天,QQ聊天新闻是贴近人民的体现,形式也具有新颖性和亲切感。更为重要的是,它的互动性强。这是以往的新闻形式所欠缺的。让网络QQ为平面媒体服务,也是传统媒体应对新媒体挑战的一个方式。徐晓杭在今年第四期的《传媒》杂志上撰文《网络大潮中 平面媒体如何出招》中指出,《都市快报》现在每天都派一个记者上网和网民用QQ聊天,几百个读者成了记者的好友,网友们把他们看到的新奇有趣的事在网上告诉记者,有需要帮助的事或者有什么问题都在网上通报给记者,记者能解答的解答,不能解答的请网友们再想办法。报纸每天拿出一至两个版来整理这些聊天的内容和图片,告诉更多的读者他们在网上聊了什么,有些什么有意义的事,或者对一些事件和问题大家都有什么样的看法,那个版的名称就叫热线网上聊,大标题就是加我哦

另外,QQ聊天新闻的办报成本很低,对记者来讲,每天上网聊天就是工作,当然比平时风吹日晒的去外出采访舒适的多,编辑和版式设计人员也很省事,这样下来做出一个两个整版的QQ聊天新闻也是比较轻松的事。

QQ聊天搬上报纸版面:从业者的一个战略性错误

诚然,QQ聊天新闻的推出,在一个时间段里可以为报纸增加人气。然而正如网友说的那样,如果一张报纸打开映入眼帘的都是些QQ聊天记录,给人的感觉报纸的权威度、公信力、认可度势必都会受到影响。报纸是社会大众的公共信息平台,如果一味追求私人化的东西,社会公众对此只会产生与设计者意愿相反的态度。

以上是从新闻形式上来谈,而内容上更会降低社会大众对报纸的信任度。以互联网为代表的新媒体一个很大的缺陷是,人们对其缺乏信任,换句话说网络空间中的人们是缺乏信任的交往空间。这也是新媒体和平面媒体竞争的一个短处。那么,作为以信任度极高的报纸,为了和新媒体争人气,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的高信任度丢失,而采用只利用的新媒体的形式,这是得不偿失的。

琐碎的聊天记录,许多毫无意义的口语和客套话,是对新闻简洁、明了语言风格的一种破坏。我们常常说时代节奏加快,人们没有多少时间去浪费在一些无用的信息上,我们要努力用8秒来吸引读者的目光。可这些琐碎的聊天记录,忙碌的人们尤其是社会的主流人群那有时间去读啊!从形式上来讲,记者应该挖空心思的去实现新闻写作的不断创新,而QQ聊天新闻将记者的创新精神给抹杀了。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QQ聊天记录上版面而且占据一个乃至两个的整版,这反映了平面媒体从业者尤其是决策者,面对新媒体的竞争压力时,出现了战略性错误,那就是来势汹汹、人气旺旺的新媒体让平面媒体从业者丧失了内容为王的立身基石的信心,选择了渠道为王去进行了新闻操作。

新媒体时代:内容依然为王

赛迪传媒集团总裁李颖在接受《传媒》杂志记者采访时曾谈到,新媒体实际上就介质形态而言,有别于报纸、广播、电视等,但不管媒体的介质是什么形态,都要采用新技术实现内容、传播模式和价值模式的调整和创新,从而满足新的传播技术条件下受众的需求。那就是说新媒体只是就介质或传播渠道而言是新媒体,但它的价值体现依然是以实现内容的有效传播为归宿。

英国《经济学人》2006119出版的那一期,封面文章是《内容为王(King Content)》,副标就是传统媒体在数字时代的立身之本。文章的主题思想是说,在新媒体大行其道的今天,所谓的传统媒体在看似陷入绝境的时候,已经吹起了进军数字领域的号角。与技术出身的网络媒体新贵们相比,传统媒体在数字时代的立身之本是有着雄厚积累的内容资源。

文章最后的结论为传统媒体在数字领域的举措唱好:任何媒体产业都有两种产品可以出售:自己的内容(卖给读者和观赏者)和自己的受众群(卖给广告商)。传统媒体的任务首先就是在互联网上聚合受众,以保护自己的广告收益,而其次,则是通过向观众收取更高的内容费用,借以弥合他们对广告越来越小的宽容度——而且,观众也越来越愿意为此付钱。

易凯资本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王冉曾授权新浪科技频道独家网上发布的《我为什么坚持内容为王》,他分析之所以高举内容为王的战旗时,就曾说随着技术的发展和宽带的普及,未来内容的传播渠道一定会越来越多。与此同时,未来对内容的需求是越来越旺盛,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平台要想获得增长和利润将不得不越来越多地依赖于内容订制;另外还指出层出不穷的新技术与新平台在有效拉动了对内容的需求的同时,也为这些内容提供了更加丰富的收入模式和更加广阔的利润空间。

由上我们可以得出,传统媒体大可不必因为新媒体而对自己丧失了信心。因为技术越是进步,渠道越是发达,对内容的需要就越大。那么,作为内容生产者的平面媒体理应满怀信心的去在新的数字时代开拓疆土。

那么,对于QQ聊天我们的正确态度,应该是只能把它作为我们新闻线索来源的渠道,而不应把它作为我们报纸上新闻,从内容到形式,这是我们做新闻的一个懒惰,甚至可以说是一种退步。利用网络的人气来获取线索,然后按照传统做新闻的程序去扎扎实实地做好新闻。

新闻理论的一次反动:政府新闻学的兴起

2006年9月,叶皓著作《政府新闻学——政府应对媒体的新学问》由江苏人民出版社出版。稍后,新华社向全国播发新闻通稿,指出:《政府新闻学》是在新闻学和政府公共关系学交叉点上思考与探索的结果。

2006年11月29日,南京大学政府新闻学研究所在南京大学正式成立。并于2007年,招收首批政府新闻学专业方向的研究生,并不定期地面向江苏省内外举办短期政府新闻学培训班。

2007年8月29日,来自中国新闻学界、业界和政界的50余位知名专家学者、总编(台长)和部门官员汇聚北京研讨。在这个被命名为首届中国政府新闻学高峰论坛的研讨会上,与会人员就政府新闻学学科提出的现实意义、学科框架构建、对政府新闻工作的指导意义、未来研究的方向等,进行了研讨。

有人不无溢美之词的评价说,《政府新闻学》问世,填补了这个空白。现在的新闻学,主要是培养编辑记者的。迄今还没有一门专门学科,来教党政干部如何正确认识和应对媒体。主流媒体报道说:一年多来,政府新闻学一词在南京由中共南京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叶皓发明后,从一个口号的提出,到一个理论体系的形成;从一部著作的出版,到系列丛书的酝酿构思;从一个研究所的成立,到一支学术梯队的建立……‘政府如何与媒体打交道的话题被一步步推向前台。

虽然主流价值观对叶皓的政府新闻学给予了极高的评价,但本人认为这只是新闻理论的一次反动。拿被有关学者称为南京经验也就是《政府新闻学》一书的精华的内容——“新闻媒体联席会议机制舆论监督稿件给被监督当事人审阅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等,除了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值得肯定外,其他两条都可以说是将不合理的做法合理化和理论化。舆论监督稿件给被监督当事人审阅,这条其实就是阉割舆论监督的做法。笔者担心,如果真的将此经验推广,使所有的官员学习掌握的话,真不知道会对新闻界带来多大的灾难。

其实灾难已经降临,主流媒体报道的叶皓和政府新闻学的成果正是灾难的反证。来自官方资料显示,南京地区媒体宣传南京的正面报道大幅度上升,2006年中央和江苏省属主要媒体刊发宣传南京的重要稿件1210篇,比2005年增长了42.5%。与此同时,南京地区都市类媒体(主要指报纸的时政类报道、热点问题报道,广播、电视的直播类节目)负面报道比例从2004年的45%,下降到2006年的12%。真正的新闻人看着他的这份成绩单,不知道是哭还是笑。

正如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资深传媒研究学者所言,所谓政府新闻学是一个伪命题,因为在现在的国情下,媒体属于政府进行社会管理的一种工具,这种前提下研究二者的关系,效果值得思考。这就一针见血的指出了政府新闻学的病根,即它是建立在当前媒体属于政府控制的前提下的,而这一前提从世界范围内看,无疑是没落的。说到底,叶皓是官员,是站在官员的角度看研究政府如何管理媒体,而不是在政府与媒体对等的基础上进行研究的。

主流媒体报道说,叶皓自出书之后,一度应邀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国内数家著名学府作巡回演讲。那就让我们看看这些大学听了演讲的同学的感受吧!20061121,叶皓在北京大学进行了一次关于政府新闻学的演讲,一名听了演讲的北大新闻与传播学院同学在博客上写到:北大向来是不很崇拜官员的,所以尽管我比较钦佩他的好学的态度以及与时俱进的思想,但是作为一个将来有可能从事媒体工作的人员,对于他的一些说法,我不敢苟同,甚至有些反感。

这位同学为何反感呢?又反感什么呢?就让我们看看叶皓同志的主张和这位同学的质疑。

叶皓:政府应该进一步规范新闻发言人制度,将信息主动给记者。

质疑:那会不会在某些事件的发布上导致信息源的单一化,而掩盖了更深层次的社会矛盾。如果某天这个矛盾爆发,又岂是政府的一个危机公关就解决的,一件很普通的新闻事件很有可能发展成一个媒体事件。

叶皓:所谓负面报道就是媒体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炒作出来的。

质疑:虽然一些媒体确实会在一些经济利益的驱使下恶搞某些事件,但不可否认,正是中国还存在着一批有良心的记者,奔走在社会底层,为老百姓的疾苦奔走,一步步地、虽然是艰难的但仍然缓慢的推动了中国民主法制的进程。他这纯粹就是以偏概全。

叶皓:政府通过应对媒体,对媒体实施公关、召开记者招待会,使大多数的媒体变成一个不会给政府找任何麻烦、只会报道好人好事,只会为政府歌功颂德的传声筒,从而打造出一片和谐社会的盛世景象。

质疑:我想叶皓部长的初衷是好的,他是想让我们的政府变得更好,我们的国家更加安定发展。但由于他代表的是我们的政党机关,就必然从政府的角度看问题。但是,如果政府深层的问题不解决,官员工作依然低效、腐败依然猖獗、老百姓的疾苦仍然不被及时解决,普通的大众上不起学、住不起房、看不起病,即使外在的政务再公开,与媒体的互动再有效,又会有什么用呢?

不用再说什么,从这位同学的质疑我们就可以看到,政府新闻学也只可能获得政府的好评,但它想扎根学界,成为常青之树,估计是不太可能的,因为它成长的土壤决定了它的生存。不可否认,叶皓部长是一个合格的甚至是优秀的宣传部长,他管理媒体比其他官员水平要高明的多。但他的经验也只是特定背景下产生的,因此离开媒体属于政府管理的环境将毫无意义。

总评:网络时代的新闻理论

网络对传统媒体的影响越来越大了。2007年,从最牛钉子户到史上最毒后妈,从华为工龄事件到华南虎事件,这中间无不显示出网络的巨大影响力。这一年,我们能清晰的感受到网络已经从虚拟影响到现实中的传统媒体。WEB2.0时代,博客使全民皆记者,如今不少平面媒体的记者已经采用个人博客上的消息了。被美国著名互联网研究公司Pew Internet称为中国智慧与人脉交易的eBay”的智客网,使虚化的人脉关系也可转化成金钱,在争议中迅速崛起。

去年的《媒介责任”2006中国媒体评说七日谈》中,本人开篇便提出要警惕个别人操纵媒体,因为有些人和群体会看重媒体的地位授予功能而主动的做出某些极端的行为来吸引媒体的关注,以到达媒体给他们以地位授予成就他们的某种目的。据说一个个网络红人诞生的背后,都是一个个专业策划公司操作的杰作。这就要求这些人媒体从业者应该具有识辨意识,避免被这些人利用。

网络时代,新闻的形态开始模糊,QQ聊天记录都成了整版的新闻,我们的新闻理论如何能跟上现实变化,这是当今新闻学界的一大挑战。

结束语

和谐梦想:传媒首先要找回自己

本人认为,和谐有两种,一种是表象和谐有序,但内里暗流涌动,《国语周语上》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是也;另一种是表象混乱,但内里平静,如德法近来罢工不断,甚至台湾出现娼妓呛声阿扁说活不下去了等等。前者看似和谐,但人们愤怒在心里,国之危矣;后者貌似不和谐,但人们在为自己的利益而诉求,社之安也。

我们追求的和谐社会,想必不是前者,只有社会各阶层的声音都能表达出来,社会才可能在涌动中得到和谐。而人们的利益诉求渠道是否畅通,这是一个关键,而大众传媒又是关键一环。

国人为何对色情总是强烈关注,一部《色,戒》惹得长城内外沸沸扬扬;国人为何脏话不断,汉语从优雅沦落为苍白难堪,我靠成了青年男女最常用的口头语,就连装逼X”之类的词汇也堂而皇之的登大雅之堂(有中国良心之称的知识分子报纸《南方周末》上就有不少)。深究其因,国人心气不畅是病根,心气不畅则堵,堵则闷,闷则寻求发泄,色情脏话是很好的发泄渠道,也是普遍表现。在别人我黑道白道都有人,随便你去告的话语劈头砸来,或对残酷的现实毫无办法之时,无助的弱者也只有骂几声出出气。

和谐梦想要想实现,大众传媒能否起到社会公共舆论场的作用是至关重要的。而如今,媒体在重重枷锁之下,想有所作为都难,何况不想去作为呢。大众传媒,应当而且应该并且必须终于事实,在社会中做到中立客观公正,而不要服务于某些人或某些组织。如果大众传媒只是政府拳养的狗,那它就丧失了自己的本性,非社会、人民和国家之幸。这也是美国第三届总统杰斐逊为何说宁要没有政府的报纸,不要没有报纸的政府。的原因所在。

《美国第一宪法修正案》规定:任何一州都不得侵犯言论自由或良心的平等权利或新闻自由的平等权利。这一条款为美国的舆论自由奠定了一块坚实的基石,成为美国新闻自由的基础。就连风流成性的克林顿,在美国媒体的穷追猛打下,不得不低下高傲的头,拉上不安分的拉链,老老实实地承认应该是美国人民管美国总统的。大众传媒应该是人民的看家狗,忠实于人民,忠实于社会的整体利益。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发行网
切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