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4000-666-784
  登录 注册
 在线客服手机官网 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正文

争论焦点:出版界要不要解放思想?

作者:feixue 来源:钱江晚报 发布时间:2008-1-29 浏览数: 404 
        马守良在那个会上作了一个讲话,力陈出版《飘》的理由。

 

第一,这是一部美国南部白人奴隶阶级的兴衰史,尽管作者主观上是为奴隶制辩护,但客观上反映了奴隶主阶级的灭亡和资产阶级的兴起,有一定的认识价值;其二,这本书有相当高的艺术和审美价值;第三,趣味健康;第四,自上世纪三十年代出版以来,在全世界都畅销不衰。

马守良说,他当时列举了一个重要材料,“我讲完这4点之后,接着说,一些进步作家如斯诺夫人对《飘》的评价很高,她把《飘》与《战争与和平》相媲美。既然美国民族进步人士都肯定《飘》,很多与会的批评者都哑口无言,说不下去了。本来准备批《飘》的大会后来不了了之。

马守良对记者说,“引发这么大争论是始料未及的,但那已经是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了,都在讲解放思想实事求是’,都在讲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所以,心里还是踏实的。

但此时,《飘》引发的争论,已不仅是《飘》本身的问题,而是被引申到要不要解放思想进行出版改革,如何辩证对待西方文化的问题上了。所以,单靠出版界的力量已经难以顶住这莫大的压力。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发行网
切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