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4000-666-784
  登录 注册
 在线客服手机官网 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正文

编辑部重构:报纸会怎样?

发布时间:2008-1-22 
        属于未来的报纸编辑部也许会从美国东南部最大的报纸《亚特兰大每日宪章》诞生。该报总编辑朱莉娅·华莱士已经无所畏惧地颠覆了报纸的组织结构图,彻底改造了新闻的生产过程。

或者未来的编辑部会很快采取《圣何塞信使新闻》的做法。该报的执行总编凯若尔·哈顿大胆地预言并“预警”:“这里的每个人都知道自己6个月后的位置。我没有承诺将设置商业编辑或者体育编辑和城市版编辑,因为我们也许不需要这些内容。”

或者未来的编辑部可以超越甘耐特旗下的《得梅因记录者》的做法。如今,该报的编辑部已经改为“信息中心”,扩大了在线新闻的工作量,加入了“未来派”的尝试,比如设置了数据计算、统计岗位,合并或取消了一些传统的编辑工作岗位。

或者明日的编辑部正从华盛顿特区穿越波多马克河发出一道微弱的光芒,那里的新贵“网站/网报”——《政客》已经从顶级主流媒体掠夺人才,并不断鼓吹新鲜、时髦,多媒体的报道形式。

多年来,新闻从业者们一直为编辑部大的变动而争吵,特别是“在线革命”带来了大量的新的工作任务,相伴而来的还有减员缩编,导致更少的人不得不完成更多的工作。现在这些变化急速冲向了一个极端,这个极端看起来像是为了报纸的生存和成功,要把通常意义下的纸媒体编辑部,变成一个多媒体中心。

《亚特兰大每日宪章》的编辑部重构

参观《亚特兰大每日宪章》编辑部,在其位于亚特兰大城内的三层楼的总部慢慢走过,你会觉得这里的家具很久没怎么换了,那些到处张贴的用词并不那么讲究的小海报和用小玩意儿装饰起来的看起来很普通的桌子和小办公室,编辑部的热闹和杂乱反而让人觉得熟悉和舒心。《亚特兰大宪章》和《亚特兰大每日新闻》分别诞生于1868年和1883,两报于2001年各并为一家《亚特兰大每日宪章》,是美国东南部最大的报纸,9次获得普利策奖。

《亚特兰大每日宪章》并不只是在重新思考新闻,而是试图超前获知新闻业的新的运作模式。

经过数月的头脑风暴和计划,包括紧张的几周时间供大约一半的雇员申请新的或不同的岗位,今年夏天《亚特兰大每日宪章》废除了传统的编辑部,并把其改造为4大部门而不是原来的十几个部门。

4个部门中的2,是生产内容的:新闻信息部是最大的部门,提供最新新闻和其它直接提供给网站的素材;拓展部负责那些爆炸性大新闻、调查监督式的新闻,主要是为纸质早报供稿;其他两个部门,数字部和印刷版部则各自从以上两个部门提供的内容中做出选稿,印刷版部负责出版《亚特兰大每日宪章》,数字部则负责该报的网站www.ajc.com

内容和产品团队都有各自的领导人,互相之间保持密切联系。但是没有一个人对这两项业务进行从头至尾的总负责。优先考虑网络需要的策略在各个方面得到体现。编辑部已经不再设下午晚些时候的编前会。但下午1点半,头版人员聚集在头版编辑处开会(总编辑通常不参加),同时参会的还有几个工作职责与报纸头版有可比性的网站主页的编辑人员。“动作从基层开始,而不是命令自上而下”,是编辑部改革后的口号。

我们过去有一个为‘旧世界’打造的编辑部,”华莱士总编辑说。“在旧世界里,采编人员控制着印刷版报纸,但对报纸的网站没有控制力,我觉得那是一种在未来不能取胜的状态。我们不能再仅仅做一家纸质媒体了。我们需要成为一家新闻信息公司。网络即将成为一种新的大众媒体,印刷版报纸将定位于那部分已经成家立业的人。”总之,更年轻一些的网络媒体受众需要的是,“帮助我在亚特兰大畅游生活,”然而较这部分受众常年的印刷媒体受众所寻找的是“报纸奉献有深度的本地新闻”。

所以,新的编辑部结构强调提供不间断的新闻升级,提供生活娱乐指南和互动多媒体的新闻报道,该报网站目前每月访客为500万人。印刷版报纸的日发行量为36万份,周日发行量为52.5万份,强调深度报道和调查性报道。

客观地看,新闻信息应该首先考虑刊载于互联网,因其速度最快;而调查性报道则首先考虑印刷版报纸。”拥有该报独创的新头衔的“文化与变革总监”肖恩·麦金托什说,“这种观念的变革就像火箭发射一样快速。”

重构后效应

一个周三,《亚特兰大每日宪章》记者克雷格·施奈德正赶着去参加郡议会,他的手机响了。是编辑打来的,他被改派去参加一个关于本州的家庭服务的新闻发布会。施奈德曾经是报纸的社会服务记者。现在他负责健康和医疗,但是他仍旧时不时被派去报道社会服务方面的内容。他赶往新闻发布会,迅速写出了供给网站使用的突发新闻稿。然后匆匆赶往郡议会,回到编辑部,写出供给次日印刷版报纸的这两次采访的稿件。

现在这对我来说是很平常的工作,”他很坚定地说。“我感觉在现在的运作方式下,我必须绷紧神经,迅速深入进去,获得信息,然后迅速成稿。”

“一般情况下,我们要求记者就新闻事件迅速写成150~300字的快讯供给网站使用。然后再为第二天的报纸写稿。”新闻信息部主编迈克尔·卢珀说。为此,报社成立了一个由3个人组成的“急件编辑室”,该室专门负责从记者那里接稿,完善、编辑稿件,然后供给网站和印刷版报纸。

需要强调的是,在这样的操作模式下,一旦采写和图片团队把作品传到下一个流程,他们就失去了对作品的控制。在传统的编辑部系统中,一个版面编辑能够从策划到派遣记者、出版,掌管这个版面的制作全过程。现在,打个比方说,一个在新闻信息部负责带领体育报道团队的编辑,无法控制如何刊发他的作品。真正决定如何刊发的权力在数字部和印刷版部。有人担心这样做会丧失工作连续性,但是有人认为更好的沟通和协作会解决这些问题。负责采编的领导应当常规地寻求与印刷版报纸版面编辑和在线版“频道主管”的沟通协调。

有趣的是,记者并不因此而感到有压力。卢珀介绍 :“记者不必担心供给在线版的稿件的长度,写上300字就行,马上把精力转到印刷版上。对于大多数记者来说,这并不难。现在这一切变得越来越简单。”

数字部主编罗宾·亨利认为:“在向记者们灌输首先考虑网络需要的概念上,我们做得足够好了。我更倾向于我们现在正处于第二阶段——我们还没有把网络放在心目中的第一位,但是我们已经开始在对待网络方面变得更聪明了。记者必须不断问自己,这有趣吗?这是否会成为大家的谈资?这是不是那种用多媒体来表现会更好的新闻?

这些在线能量得到发挥的同时,你也许会认为负责印刷版报纸的印刷版部面对看起来比较明朗的收缩趋势会变得很焦虑。但是一些编辑表示他们并不担心。“我们能够集中精力在报纸上。突发新闻本身已经不是我们关注的焦点,”印刷版部主编伯特·卢夫顿说,“我们要做的是解释事件的发生,并做出分析,写读者想要在报纸上读到的东西,我希望读者能够感到报纸质量提升了,编排更加有序、更加经过精心思考。”

向印刷版报纸供稿是拓展部的主要工作内容,资深编辑汉克·克利巴诺夫为该部的主编:“我的团队里分工明确,有专人分别负责调查研究、整理撰写稿件、分析数据制作图表,同时还有商业和体育方面的专家。被大家昵称为‘狗窝’的机动记者组由6名记者组成,也是拓展部的员工。这些记者主要是充实都市报道。这些记者每天主要的任务就是出去‘找麻烦’,他们开着车慢慢地在街上转圈,寻找新鲜的故事,这些故事是我们城镇的一部分,也是城镇上人聊天时谈资的一部分。我们这个部被认为是报社的精英团队,而新闻信息部的员工则被认为是做简单工作的‘工蜂’。在报社进行大规模改革前,员工们被要求针对新的组织结构申请职位,相当大比例的员工都希望能够进入拓展部工作,例如,44个人申请我们部里‘整理撰写稿件小组’的4个职位。”

负责管理报社改革过程的麦金托什意识到了这一问题。“我们不得不改变我们的薪酬设置,我们必须保证那些捕捉突发新闻、向网络供稿的人员将得到充分的重视和回报。”

“裁员”与“加强网络报道力量”并举

像多数编辑部一样,考克斯新闻集团旗下的《亚特兰大每日宪章》也缩编了。2007年春季,43名雇员被“买断工龄”。现经过编辑部改革,共有雇员435,之前该报共有535名员工。改革同时还达到了提高效率,挤压出不必要的资源的效果。

“用更少的人做更多的事的关键,是简化组织结构”,副总编辑詹姆斯·马勒瑞说。当然,报纸所承载的很多传统功能和服务被牺牲掉了,比如:

1.3月份,报纸将发行范围从原先覆盖乔治亚州的159个郡、同时覆盖周边地区的几个州,缩减为覆盖乔治亚州北部的66个核心郡和少数几个北卡罗莱纳州、田纳西州的下辖郡。发行量也主动缩减了20余万份。

2.一些报道范围缩减或者被合并。不再设全国新闻记者。报道地方电视的记者由2人缩减为1;交通与公共运输报道部门合二为一;原来专门负责可口可乐公司报道的记者,现在报道内容拓宽到了食品和饮料。

3.对于外地区的新闻、特写和体育报道,报纸将更加依赖于通讯社。该报放弃了影评版,将减少派体育记者采访国内其他地区赛事的次数。

4.大约有20个编辑岗位被裁减掉了。编辑岗位的层级减少了,而每个团队领导实际上带的“兵”比以前多了。“从记者到我之间,以前的隶属关系间隔最多达6,”总编辑华莱士说。现在已经不超过3级。

某些方面的报道覆盖面积增加了,更多的资源如今给了网站。数字部的雇员从50人增长到了65,同时,拥有180人的新闻信息部将把更多的精力放在网络内容的报道上。《亚特兰大每日宪章》加强了对当地地方法庭、郊区发展和社会、休闲活动等内容的报道。

报纸发行人约翰·麦罗特表示全力支持总编辑华莱士的决定,称之为“商业时代最好的总编辑。”并认为她全力平衡报纸使命与人力资源的努力是双赢的。“真是美好的时光,我们坐下来谈,讨论怎样才能既提供给读者最好的服务,又能服务于我们的商业模式。如果我们必须要对付经营问题,我们干脆先动摇一下报纸传统商业模式的基础。”

《达拉斯早新闻》的西班牙文版日报《日讯》的发行人兼总编辑吉尔伯特·贝隆有一个明确的想法 :“我们的运营收入已经不支持我们采用先前的运营模式了,我们必须做点什么”

贝隆最重要的观点也许就是伴随着读者对印刷版报纸的“地区、全国和国际新闻需求的下降”,“本地新闻将重新崛起”。

《圣何塞信使新闻》执行总编凯若尔·哈顿已经就这些方面做了很多尝试,这家报纸原隶属于奈特里德报业公司,现属于威廉·希尔顿的传媒新闻集团。这份发行量23万份的报纸拥有员工200,大约是该报网站兴旺发达前人数的一半。像很多总编辑一样,哈顿希望自己能改变那种“印刷版报纸第一、在线版第二”的概念。为了节约人力,该报减少了对通讯社稿件的编辑层次;对一些不需要太多版式设计的版面,设定了可供选择的固定版式 ;让一些版面编辑自己撰写自己版面的头条;减少后勤工作人员的数量(4个执行总编辑共用一个助理);放弃对一些郊区地区的报道,撤回亚洲记者站;扩大单个记者的报道范围,比如,先前报道微处理器工业的记者,如今报道范围包括了更本地化的商业信息。哈顿希望保持本地新闻和商业新闻的密度,并且保持“至少某种程度上的研究型报道的工作。

甘耐特公司旗下各报正在把他们的编辑部重新定义为“本地信息中心,”即一个能够通过印刷媒体、互联网、移动手持终端和“一切可能切合读者需求”的方式,收集和发布信息的中心。该公司旗下《得梅因记录者》总编辑卡罗琳·沃什伯恩这样描述 :“具有启发性的监督报道,有惊人洞察力的调查性报道,讲故事的笔法,严格本地化的报道范围,数字化,加上奇思妙想。这才是一份报纸的最佳组合。”

发行量15万份的《得梅因记录者》有195名采编人员,2003年的巅峰时期减少了不到10,现在正在加强在线报道的火力。例如,该报的数据部正在努力发展报纸的数据库,从发行范围内的大桥的安全性,到在该地区境内进行自行车穿越所能找到的卫生间的位置,都在数据库需要纳入的范围内。沃什伯恩通过对部门人员进行压缩,挤压出了一些新的位置给在线内容的编辑人员。为了强调在线内容,该报网站正在开发多媒体式的记者出镜评论板块。

在甘耐特的另一家发行量为11.5万份的《威尔明顿每日新闻》,执行总编辑大卫·莱德福德继续强调本地新闻和调查性报道。莱德福德手下有138名员工,3年前减少了15人。该报已经将城市部和商业部合并,并将几名机动记者和版面编辑充实到多媒体工作中。一名职员成为了一名早新闻记者,同时负责在线版和印刷版的早新闻采写,一名版面设计人员被委派负责体育视频新闻的制作,大约8名记者能拍摄和编辑视频音频资料。

裁员后,采编人员们的薪水提升了,坚定不移地推进着“新编辑部”的改革,但同时他们也担心今后会进一步裁员。

一家以网站为中心的报纸

超酷”,是你参观《政客》位于华盛顿特区外罗斯雷恩的办公区时所能想到的最恰当的词。

《政客》创办于2007年年初,吸引了一批全明星记者在该报的网站(www.politico.com)工作。该报目前发行量3万份,围绕网站内容,每周出报1~3期。是一家以网站为核心的“报社”。

该报的工作空间是这样安排的,一间大厅中,普通雇员的办公桌位于大厅中央,门口镶有名签的高级编辑的玻璃办公室围绕在周围。

公平地讲,该报定位狭窄,并非主流媒体。该报的报道焦点主要是“国会山政治”、总统选举和华盛顿的议员大厅。作为一个新到者,《政客》将为老媒体们提供以网络为核心的编辑部模式运营经验。

“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就力求成为一个专注于互联网的公司,”执行总编辑吉姆·范德黑说,他与总编辑约翰·哈里斯离开《华盛顿邮报》的高层职位,开始了新的冒险。“我们成功地创造了这样的价值观:让我们想写就写,不用去管稿件的截稿期,也不用管是在网上刊发还是登载于报纸上。”

politico.com全天候更新内容,所有的文章,不管是刊发在报纸上还是网站上,多数要首先经过编辑部编辑,一些时效性较强的稿件可以先上网,后编辑。

作为一家狭窄定位的报纸,该报强调“杂志风格”。执行总编鼓励作者“用自己的观点和理解来推动故事向不同方向发展”。

作为一家传统的新闻组织,范德黑说,“改变官僚主义,改变思想,改变你看待你自己工作的方式是很难的,但并非不可能。在这里我感觉自由,让我们一起来体验吧!”

迄今为止,该报还没有盈利,范德黑希望在运营的第三年能实现盈利。正像很多人所指出的,该报现在所处的状态正像25年前的《今日美国》,也是非传统的、花费不菲的赌博,《今日美国》最终成功了。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发行网
切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