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4000-666-784
  登录 注册
 在线客服手机官网 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正文

我国期刊职业经理人思考

发布时间:2008-1-3 
 如同网络风起云涌令网络人才身价倍增一样,如今的传媒热潮也让传媒人才着实火了一把。各方面都在呼唤传媒职业经理人的出现,传媒需要职业经理人的意识已经觉醒。但网络从一开始就是完全商业化的,其职业经理人的产生自然也是商业化的。而传媒至今还是非商业化的,虽然它带有较强的商品属性,运作也逐步走向市场化,但由于体制性的障碍、传媒教育的缺失、观念的禁锢等原因,传媒职业经理人还只是一句美丽的口号。虽然一些报业出版集团进行了有益的尝试,如南方报业集团的《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的高管团队已经有职业化倾向了;广西接力出版社开出了百万年薪挖走了作家出版社的副总……,这些总算在职业经理人的问题上迈出了第一步,但也基本上还是体制内的一种“挣扎”。

    与报业和图书出版相比,期刊的市场化进程是较慢的,因此在人才问题的观念上也相对滞后。

传媒教育的缺失

    如今高等院校的传媒相关学科里没有针对期刊的,而新闻传播、编辑学等专业比较泛泛,对报纸和图书出版可能还有所涉猎,期刊则很少涉及,能和经营管理等知识相结合的就更加缺乏。而实际上期刊是一门专业性较强的学科,不同于报纸,也不同于图书,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特性。因此,期刊业目前可以说没有“专业”的期刊人,因为没有人系统地学过这个专业。大部分期刊人是出版社或者报社的从业人员半路出家做期刊,在实践中摸索经验,顶多后来参加个期刊编辑进修班之类补补专业知识,大多是学学国外的先进经验。这还是好的,还有各种机关干部、复转军官什么的也进了杂志社的决不是少数,而且一般还都担任领导,这种“外行领导内行”的痛苦相信很多期刊人都经历过。

    期刊兼具报纸和图书的特征,所以一般认为这几类平面产品是相通的,人才也是通用的。其实不然,它们之间虽有通用的知识,但也有很大差异。尤其在观念上差异更大。如果用做图书的经验去做杂志,就容易突出单期卖点,忽略其连续性和整体性,也不宜于期刊品牌的培养。在编辑功夫上,期刊的要求也相对较高,这里不一一赘述。

    专业人才的问题还不是最突出的,具有复合型知识结构的传媒管理人才才是最为稀缺的。而目前国,内没有任何一所院校能提供这样的毕业生。由于教学体制和“门户之见”等桎梏,目前传媒的跨学科还难以实现。一方面传媒缺乏人才,一方面每年毕业的新闻传播专业的待业人员又呈过剩之势。这是教育的悲哀,也是传媒的悲哀。所谓“学以致用”,如果学生学到的东西在今后的工作中用不上,这种学校自然就没有存在的必要。反之,如果能够与时俱进、紧扣传媒市场化的脉搏,设置相应的专业,培养“适销对路”的实用型人才,这种院校也一定会随着传媒的热潮而取得经济和社会效益的双丰收。

    因此解决职业期刊人的来源问题首先要解决传媒教育的问题。现在已有一些院校开设了类似于“新闻管理”这样语焉不详、指向不明的专业,其中也有些经营管理方面的课程,总算是个好的开始。但其实用性还远远不够,因为任课老师本身的知识结构就存在问题,而且缺乏实战经验,不能准确把握哪些知识是将来最有用的,容易误导。建议这类课程可以聘请在传媒一线实操的传媒人来担纲主讲。

    其次是现有期刊人的深造。给传统体制中的期刊人充电、补课是解决现实中人才供需矛盾的有效手段。这一点各大院校已经看出“商机”,纷纷开办了针对一线实战人员,特别是高管层的各种学历班;行业协会(如记协、刊协等)和各类新兴的传媒教育公司也分门别类地开办了各种长训班、短训班等等,填了传统学历教育的空白,比较有效地提了传媒人的素质,弥补了知识盲点。但目前参加这类培训的还只是极少数,是广大期刊人都懂了吗?不需要这类培训了吗?显然不是。是观念问题?经费问题?时间安排问题?可能都有。但归根结底是观念和意识的问题,很多期刊人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知识结构已经不能适新经济时代的传媒发展了。因此,职业期刊人的出现在教育培训这个环节上还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体制的无奈    中国传媒领域的体制性障碍要远远大于其他行业。在期刊人职业化的进程中突出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现有的事业体制使得期刊社变成安排“官员”的地方;二是这种体制让有能力的职业经理人无法“落位”。

    在目前的事业体制之下杂志社是有行政级别的,在很多上级领导的眼中杂志社不过是一个处级单位,是可以安排同级别的富余官员的地方。有的为了提拔一个“副处”成为“正处”也选择杂志社过渡。所以在读者眼中神圣高贵的社长、总编其实是良莠不齐、鱼龙混杂的。所谓“英雄不问出处”,不是说这些人都没资格当社长、总编,他们当中也有些人很有能力,加上注重自身学习,也把杂志做得有模有样。但这样的毕竟是极少数,杂志是个专业性较强的机构,大多数外行领导是无法带领杂志走向成功的。相反的例子倒是不少,譬如一个杂志经营状况较好,上级领导却要“加强管理”,结果派来一个外行领导,导致杂志效益直线下降,这种事情已不鲜见。

    有些刊社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遂放眼社会,广招人才,但职业经理人真的来了又要面临许多体制的困扰。首先是不能“名正言顺”,期刊社一般不设CEO,而社长、总编的头衔又早都被占得牢牢的。职业经理人只能勉强弄个“执行总编”什么的,而且是聘任制,工作关系等问题很难解决。这种“执行总编”很难开展工作,没有人事权,想解聘一个不合格的编辑都会牵动旧有的利益集体;没有财权,有好的想法难以实施,要受到社长、总编甚至财会的擎肘。

    再有就是薪酬问题,如果职业经理人提出的薪酬比原来社长、总编们的工资高,甚至高出几倍,这往往是令“伯乐”们所不能容忍的。但“伯乐”一定要比“千里马”的待遇好吗?我认为不见得。当你最需要的是“千里马”时,你就要给它吃最好的草料,否则它怎能日行千里呢?这一点现在政府部门都已经转变了观念,譬如中国证监会聘请香港人史美伦担任副主席,她的薪酬是按国际标准,恐怕比当初找她来的“伯乐”要高出不知多少倍。而刊界往往存在“文人相轻”的现象,不能正视自身的差距,也不愿承认他人的价值。

    当然现在也有很多“假冒伪劣”的“千里马”,薪酬很高,有华丽的履历,却不能带领刊社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杀出一条血路,使刊社走了弯路,又赔了钱财,搞不好又是灭顶之灾。

    针对上述问题,我觉得可以参照国有企业改革实践当中的一些有益的做法。建议首先要逐步取消期刊社领导的行政级别(现在国有企业厂长经理的行政级别已经逐步取消),让社长总编能上能下,由事业体制逐渐向企业体制迈进,至少要在心理上“放下架子,开动机器”;其次,职业期刊人的薪酬制度也可借鉴国企厂长经理年薪制的经验,以“月薪+年薪+效益提成(或业绩奖励)”的形式来激励经理人并有效控制风险。也可以引入股份和期权等现代企业的先进机制,保障职业期刊人的收益,同时促进刊社的更大收益。

刊业呼唤“三种人”

    目前期刊业最稀缺的“三种人”是三个不同层面的人才。

    首先最缺的是商业管理和专业管理相结合的人才,是社长这个层面的。当然中国最不缺“官”,社长的职位没有一个是空缺的,但如果按国际通行的“发行人”或“出版人”的标准来衡量,恐怕没有几个早合格的。大多数社长大概还不知“发行人”是干什么的。发行人是投资人或投资人的代表,对期刊进行商业管理是他的职责。国内的期刊都是国有的,是国家投资,社长也是代表投资方进行商业管理,使国有资产保值增值的。一个合格的社长需要有设计治理结构、业务模式和增长方式的能力,需要既熟悉期刊的业务流程和基本规律,又懂行政管理,还要具备其他一些综合的商业知识和技能。现存的体制之下,大部分社长是不会“让贤”的,要么按着这个标准自我提高,要么聘请职业经理人也要符合这种要求,至于叫CEO还是总经理抑或执行总编就按各自的实际情况定了。

    其次缺商业管理人才,譬如行政总监、人力资源经理、财务总监等。现在只有较大的期刊集团如时尚杂志社才逐渐完善这些机构和岗位设置,规模较小的期刊社往往认为这些岗位是没有必要的,有个办公室主任兼财会就“吃喝拉撒”全搞定。其实不然,行政管理的内容不是“吃喝拉撒”那么简单,不同于机关里的行政后勤。包括薪酬体系、价值观念和各项制度的建立和维护是整个杂志正常、健康、良好运行的必要保障。人力资源的储备和培训的重要性不必多说。财务总监也不同于以往期刊社里的会计,他是要协助社长或总经理对每一项重大投资(如印制、市场推广等)做财务方面的评估和判断,同时他必须具备融资和资金运用的能力这些商业管理人才都是刊业比较缺乏的,也是刊业自身难以产生的,但他们都是“通用型人才”,不一定要有期刊的专业经验和技能,业外应该不难找到,所谓“隔行不隔理”。

再次是缺专业管理人才。现在刊界对人才的认识和争夺大多集中在这个层面上。主编、美术总监、经营总监、广告经理、发行经理、品牌推广经理等是大多数杂志社领导求贤若渴的。

    但现在这个层面的传媒人才市场也是最混乱的,经常有某大刊当过几个月编辑的就跳槽去一家新刊当主编了,在名刊当过实习美编过一阵就成了另一家刊社的美术总监了,这种情况跟前几年网络热的时候有些相似。但事实都证明这种拔苗助长的做法既耽误了这些新刊,又坑了这些好苗子,使得他们自我膨胀,“档次上去就下不来了”,结果是高不成低不就。虽然有几个像秦朔(《南风窗》总编辑)、沈灏(《二十一世纪经济报道》主编)这样少年早成的例子,但他们都是背靠一个较好的平台,有强大的系统支持,有前辈传帮带再加上自己的努力和天赋才有今天的成功。不是每个当过几天编辑的人都能担当起主编的重任。主编要负责整个产品(即期刊)的规划、设计,并领导编辑部同仁执行落实,完成产品的制造。主编应协同其他部门制定《编辑手册》,这是指导编辑部门开展工作的原则性文本。美术总监同样要制定出《美术编辑手册》,规范本刊的美术行为,包括基本色、基本字体等。大多刊社还缺乏这样的标准化模式,因此换一个主编或美编,刊物的风格和量就波动较大。至于经营人才,如经营总监、发行经理等建议各刊社可向行业外抛抛“绣球”,因为经营技巧上很多是相通的。与他很多行业相比。期刊、业的商业智慧是普遍较低的,如果一个好的保健品公司的销售经理做期刊发行相信一定会有营销方式和渠道的创新。据说惠普公司的总裁原来是一家饼干公司的总裁,他就是把食品行业的一些思路和经验引入IT界,结果力挽狂澜,成功地止住了惠普节节下滑的颓势。因此必须打破“门户之见”才能吸引更多的职业经理人加盟期刊业。摘掉期刊的神秘光环,承认与其他行业的差距才能把心态放平,广纳人才。

    期刊人职业化的进程可谓“漫漫其修远兮”,需要行业主管部门、传媒教育机构和期刊人以及有志于期刊的职业经理人共同“上下求索”才能推动这场意义深远的变革。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发行网
切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