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4000-666-784
  登录 注册
 在线客服手机官网 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正文

第三方发行商在中国

-中国成立的第三方发行公司
发布时间:2008-1-3 
 由于第三方发行在国外的成功,随着中国出版市场的开放,新的发行出版理念也随之带到了中国。与此同时,在中国市场上也先后成立了四家具备第三方发行商概念的发行公司。他们分别是文德广运、国铁传媒、大华弘景和上海华道。四家公司的成立,在当时的中国,可谓是给中国的发行市场注入了一剂强心剂。

文德广运

    2003年9月19日,文德广运发行集团在北京宣布组建成立,这是自当年9月1日《出版物市场管理规定》正式实施以后第一家挂牌的拥有报刊总发行权的民营企业。为此,它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

    成立之初,文德广运就有一个策略:自建零售终端。虽然业内人士很多都表示担心,不过它剑走偏锋,力量集中于机场等“特殊渠道”,终于有所获。文德广运首先是取得首都机场的“入场券”。如果单卖它目前握有总发权的产品,肯定不行。文德广运已经和《瑞丽》、《时尚》等刊社签下了机场代销合同。同时,也在争取更多高码洋杂志的代理权。但文德和四大刊社,后来又因为机场进场费的问题,闹的不可开交,让双方的关系处于尴尬的地步。

国铁传媒

    2003年12月23日,由北京金鼎力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中华期刊展示网)+4家铁路系统单位,注册资金2000万组建的国铁传媒宣告成立,并取得总发牌照。它拥有令人眼热的铁路资源。

    国铁传媒从成立初始就宣称“整合铁路资源优势”,然而此后,它一直没能推出令市场侧目的大动作。直到一年以后,2004年7月上旬,北京市铁路局下发文件,明确“路局确定北京国铁传媒投资有限公司作为我局站车文化市场经营的主办企业,并在各分局组建国铁传媒发行分公司,形成全局站车文化市场的专业化经营体系”。这意味着国铁取得了北京铁路局下北京、天津、石家庄、太原和大同五地站车文化市场的独家经营权。这也是国铁自挂牌以来,取得的最大突破。

    无论如何,握有铁路资源这张底牌,国铁依然不容小觑。国铁传媒在运作的过程中,以拿到《青年文摘》的总发权为一个分水岭,由于对市场容量的评估不足,造成未能完成既定的销售目标。之后的市场都是处于一种收缩的态势。

大华弘景:超越“《瑞丽》发行部”

    凯文讯达分拆后,轻工业出版社和有港资背景的大华媒体服务有限责任公司合作成立了大华弘景期刊发行有限公司。大华弘景的核心团队源自轻工社发行部,多年的摸索已经具备较丰富的行业运营经验,而且配合默契稳定。同时,随着业务的拓展,公司也引进了不少业内外的精英。另外,在管理和发行网络上,大华弘景也有一定的经验和实力。

    目前,大华宏景拥有《瑞丽》系列等当前中国强势的高码洋期刊的发行代理权,在中国期刊市场已具备相当强的号召力。手中其他代理发行的十多本刊如《都市主妇》、《收藏》等也都有不错的势头,在产品线上颇有底气。当除,他们十分着急拓展轻工系外新的刊种,积极探索如何从“《瑞丽》的发行部”脱胎为完全独立的第三方发行公司,但经过几年的运作,当初开发出来的一些也开始退出了合作,原因也是收利润的困扰,代理的成本太大而期刊销售利润太低。现在也组建回归到《瑞丽》的发行部的角色。

上海华道

    上海华道咨询有限公司其法资母公司是全球最大的报刊分销集团HDS,目前在中国大陆为刊社提供管理咨询服务。但业界都明白,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总发”也。果然,2004年9月,HDS的CEO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华道正在为总发做准备”。

    华道进人中国4年,一直以刊社顾问的角色出现。据知情人士介绍,目前有五十多家刊社接受其管理咨询服务。它们中如《销售与市场》,也有一定的市场。而且,经过不懈的努力,《ELLE》、《嘉人》等桦榭旗下几本刊终于归于华道,使其产品线增色不少。一旦华道获得总发资格,也将顺理成章获得这些刊社的总发权。

     华道的管理一直令业内看好。它很早就使用数字系统,去年又进行了更新。不过,这套系统目前的功能还主要是公司内部管理,比如财务结算、工作报表等。进一步,华道将完成局域网的建设,把全国十几个办事处连成一体,并逐步将其开发为公共平台。

    2004年12月1日,中国期刊发行批发领域将按约开放。对华道而言,这无疑是利好消息。知情人士称,若取得总发牌照,一切可能会有不同,比如追加投资、正式成立发行公司、广告宣传正式启动;将来是独资还是合资尚未定数,操作模式也会有所不同;直接设立子公司,而不再是以前在各城市设立办事处的形式;等等。但是现在看来,当初的想法都是好的,未必能行的通。事实证明,华道也步入了大华的后尘,逐渐成为华榭的一个发行部门。从当初的柴鹏到秦立德,再到今天的张寓宇,华道变化的不仅仅是CEO的更替,更是华道和中国市场的背离。

    公司唯一的目标就是赚钱创造剩余价值,而现在的第三方发行商收支的不平衡,造成了连年的亏损,也只有走到第三方发行商的末路上。在国内,第三方发行逐渐停留在概念意义和数字符号的痕迹上。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发行网
切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