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4000-666-784
  登录 注册
 在线客服手机官网 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正文

发展中国家的期刊市场:发行量与读者数量的统计

发布时间:2007-12-13 
      51315日,第36届世界期刊大会在北京举办,来自全球的1000多位期刊出版业精英汇聚一堂,把脉世界期刊业发展态势,共同探讨期刊界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新浪财经图文直播本次会议。以下为分论坛《发展中国家的期刊市场:期刊的发行量与读者数量的统计》实录:

主持人:

格莱恩·汉森 美国BPA全球公司总裁

参加者:

石峰 中国期刊协会会长

卡瑞斯·博伊德 英国IFABC主席

凯蒂·洛夫 美国Mediamark 研究机构总裁兼CEO

钱德尔·莱伊 美国Cross Border 传媒公司总裁

会议内容:

主持人 格莱恩·汉森:下午好,我们马上就要结束我们这两天的会议了非常感谢今天下午的分组讨论,我们有时间讨论对出版界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发展中国家的杂志期 刊,我们不限于发展中的国家。我的名字,我是来自美国BPA的总裁,我们也是提供平面媒体、网上媒体和面对面活动的这种人数审计的,我在亚洲呢,有九个我 们这种审计的一个机构。他们实际上形成了亚太地区的ABC的这种机构,我是这九家机构的中间之一,我是最后一个今天作为我们的总裁,而且是作为亚太地区的 ABC的一个总裁过来。包括在韩国、日本、澳大利亚、新西兰、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和BPA我们在这个地区的总的业务,我们在北京和香港都有办事 处。参加我们今天的讨论,是一些非常有名的专业人士,由他们自己做介绍和组织,我们再来进行真正的问答的讨论的环节。首先我请左边的卡瑞斯·博伊德,他是 国际IFABC的主席,同时也是英国和爱尔兰ABC的主席。

卡瑞斯·博伊德:

我叫卡瑞斯·博伊德,是IFABC的主席,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的组织,我们这个业务已经很长时间,第一个是在1914年成立的,是美国的 ABC1930年成立的,60年代的时候机构决定要把这种在世界上进一步推动这种业务,然后就在瑞典的一次,成立了我们的IFABC这样的机构,有越来 越多的国家参加了我们的组织,建立了自己的审计局和集合局。

主持人:在他的右边是钱德尔·莱伊,是来自美国Cross Border的传媒公司总裁。

钱德尔·莱伊:

我们的公司是比较新的,成立45天,在不同国家的联盟推动更好的服务,我们公司最先是与美国的这些,将他们出版商带到印度,帮他们一个印 度,现在的情况有些变化,在过去45天我见了很多国家不同的人。他们也希望进入印度市场,他们也希望收购美国的媒体网络公司,所以我们必须要调整我们的公 司,所以在纽约就在一周内建办事处。

主持人:在钱德尔·莱伊的旁边是石峰。他既是中国期刊协会的会长,又是中国出版物发行量认证中心主任。由他来介绍。

石峰:中国的出版物出行的机构成立的比较晚,因为我们中国长期以来是计划经济,属于出版物的发行按计划进行,不需要进行核查,改革开放以 后,中国的出版物发展非常的快,市场化程度不断的加强,发行量的核查也日益的迫切,2005425正式挂牌成立了出版物数据调查中心,这个中心是经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正式批准,为民办非企业单位,是进行非盈利性的中介机构专门从事出版物的发行数据的核查,我现在是理事长我下面还有成立中心有专门从 事核查工作的主任、副主任核查员,我们工作刚刚开始,还有很多的问题请教大家谢谢。

主持人:然后再石峰先生的右边是凯蒂·洛夫,他是美国Mediamark这家公司的总裁,就是在美国的MIR这家机构的总裁。

凯蒂·洛夫:

我们公司是一个研究的机构,是德国一家研究机构的分支,MIR1979年成立了我们提供研究的数据提供给广告商、广告部门让他们了解媒体 受众的情况。今天早上也谈到了发行量或者是受众他们的区别。但美国我们实际上就是了解这个平面媒体的受众,这个广告商就是根据他们的受众,来选择媒体并且 谈广告费。所以我们是非常感兴趣的能够更好的推出产品,服务于广告界今年就会推出新的产品。我们在6月份的时候,提供一个就是单一期数的杂志的一个数据, 所以MIR就会在6月份的时候推出数据,还有一个所有的国际杂志面临的情况,就是独立的衡量你杂志品牌的实力,跨平台的情况,所以我们是有这个美国的这种 综合性的数据。能够了解一个品牌包括平面和互联网上结合起来的一个力量。

主持人:这是简单的介绍一下我们的机构,在后面的讨论过程中,各位有任何的问题只要举手就可以,我们就会听取,中间任何时候都可以举手发言,第一个问题,卡瑞斯·博伊德,你作为一个联盟主席,你们在这方面做了怎么样的促进的工作?

卡瑞斯·博伊德:

我们工作与比较成熟的国家合作,鼓励他们成立一个局的组织,现在世界上有36个这种组织在33个国家成立了,每个ABC必须有自己的机构首 先是鼓励他有三方的成员的机构,广告卖方和广告买方三方,所有的规定、规则就是是从这个所有的这个交易,三方共同制定的。是一个非盈利的机构,应该有一个 书面的规程章程,同时应该有规范的用语,并且也应该有鼓励的来审核各个这个媒体的发行量,都是要提出一个报告。这实际上就是一个局的基本的机构,无论是在 过去几年还是说新成立的,还是时间比较久了,都是这样一个原则,我们现在在积极的与十几个国家在接洽,这些国家都没有独立的审核的机构。我们鼓励他们要考 虑一下,把各方结合在一起,成立ABC的机构。有些国家不想成立ABC,这不是强制性的,我们实际上在推广独立的审查机构,使得媒体卖方和买方。

主持人:在亚洲我想说,我们有八个机构,都称做ABC,除了BPA全球以外,所以我们有了一个在ABC这个,人们如果说希望这样一个比如说 FEX是吧,如果洗衣服的话就找一个品牌如果今天要了解世界各地的ABC的情况,全球有36ABC的机构,有三分之一是叫ABC,其他的有其他的名称但 是统一来看,我们所有的机构都是ABC的成员。那ABC怎么样看市场中的发展的情况。

卡瑞斯·博伊德:

我们是接触各国的市场,就帮助国家建立这样审查的机构,我们也会接触其他的国家市场,像BPA,现在正在东南亚的国家的接触。印度次大陆, 我们还会接触其他的国家,我们在过去的十到十五年一直在东欧活动,举个例子,在波兰建立了这么一个,也就是在90年代末建立了这样一个ABC的机构,波兰 当时没有这种独立的报告独立的审核机构,当时就会产生一种对发行数量的不信任,这个数量可能是对的,可能是不对。大家没有独立的审核机构出来,波兰找到英 国、法国的ABC的机构,我们两个机构英法与波兰的媒体业就是建立了一个ATB这样一个机构,已经有十多年的时间了,很成功。大部分的报纸、杂志都由他们 进行独立的审查发行量,然后报告发行量,这是一个非常经典的例子,15年前一个国家认识到了,包括媒体业者,包括广告业者,他们实际上媒体也看到了这个好 处,这个数字比较有信用,这样就能很好的开展广告业务。我们现在正在开通东欧的其他市场,最重要的是把各方聚集到一起,有的时候总是有小的卖方买方,媒体 广告的买家,聚集到一起,建立一个独立的机构,希望为媒体的发行量注入更多的信息,有透明度。但是有时候很难,有些媒体业者他们不希望有这种机构存在。

钱德尔·莱伊:

在谈到印度,我非常高兴得提到建议,有些新的高度的出版商,尤其是来自其他国家的这些出版商,他们邀请BPA进入印度,我非常高兴得能够邀请这样一个像BPA这种研究型机构进入印度。

主持人:当然必须要平等而且透明的解决方案,作为亚太地区的ABC我们帮助在尼泊尔建立,在其他国家,我们会帮助建立地方的BPA全球的分 支机构,在迪拜我们建立了一个机构,他周围的几个国家都靠这个机构。如果他们希望能够有一个交钥匙的方法,我们也可以这样做的,就像所有的跨界媒体,也有 合作,来运作这样的需要。

问:问卡瑞斯·博伊德,标准的一个方法来测量审核,在印度的ABC不是一个我觉得ABC在其他的国家,在美国他们是一个所谓的结合控制发行量,在印度的方法不一样。

卡瑞斯·博伊德:

首先是我们必须要知道ABC是来自哪个国家,基本的机构是什么样,ABC在这个国家的工作运作的能力是如何,IFABC实际上是一个联合会 了,是一个联合的局,联合的机构,如果是其他的ABC,他们对于每一个,这个局对每一个ABC有管涉权,比如说英国吧,我不举美国了,情况不一样我们在英 国的时候,建立了一个英国的,也是在1931年的时候建立了一个相当于这样的机构,在英国我们提出的规则是非常具体的,也是针对英国的情况的,因为英国的 情况与其他的国家不一样,在一段时间内运作出了这么一个规则,实际上这些都是由当地的机构来扶持的。这实际上是BPA在当地一个巨大的区别,我们是建立了 一系列的规则,但是我们在地区本媒体市场,我们进入了这个才能决定我们的数量、发行量是多少。但是在每一个国家的ABC,他们必须保证每一个数据是正确 的,在英国我们要保证所有的成员,我们必须要保证这样的活动是透明的,也必须保证我们的数据在不断的出来。不同的ABC工作方式是不一样的。

主持人:我们实际上做一个讲解,实际上我们的控制手段,或者是控制发行量应该是得到鼓励的,每一个ABC都是自己的选择权,比如说改变自己 的归管方式,根据读者的数量。比如在BPA中,可以运作出很多其他的替代性的工作方式,在2004年的时候,在印度,我们已经吸收了国外的投资,全世界的 媒体大头不断的进入到这样的市场,对于一个出版的公司,不管是国内国外,都是这样。我的问题我是来自其他的大会,实际上一个星期前我参加了另外一个大会, 在那里我看了端对端的要求,在印度SGO一个公司总裁,他说了印度实际上在2004年的时候就放松了对媒体市场的管制。他们可以拥有百分之百的股权,在印 度这样的放松是在2004年发生的。

我想知道我们国外的媒体公司在进入到印度市场的时候,发行数量收到什么样的管束呢?

钱德尔·莱伊:

2003年以后,我们就看到了其他的国家到印度来投资公司,他们建立了投资公司或者合资公司的形式,除了一些新闻机构,其他的都在印度享 受了非常宽松的待遇,这包括了一些发行机构,每一个星期呢,我们都可以看到有很多的各个领域的商人来到印度,他们可以在印度获得很多的信息,这些信息都是 来自不同的媒体平台,也是因为我们有非常宽松的媒体管制,而且我也可以这么说,在明天早上还有今天的晚餐上,我也愿意和其他人分享我的经验。也就是当我们 的归管发生了变化的时候,尤其是在印度这样一个变化的国家发生变化的时候呢,随着优势的出现一些劣势也是发现的,在印度我们仍然面临很多的风险,因为我们 不知道各个利益之间的情况,很多的发行商他们来到了印度,看到这些他们会说当地的这些媒体是不是帮助我们在本地立足呢,我的回答是肯定的,这是最好的运作 方式。在长期来看,在几分钟之前我也讲到了这点,就是如果说子公司能够完全被持有股份的话是非常好的事情。

主持人:非常好,我的问题转向石峰先生,在中国的市场,在开始时候呢,他讲到了在2005年的时候4月份我非常高兴我也参加了一次平面媒体大会,在那次会上,说建立一个中国出版物发行量认证中心,现在有两年的时间的,石峰先生介绍一下过去两年中的情况。

石峰:这两年来我们的工作取得了重大的进展,重要在这方面还是刚刚开始,需要借鉴国际上一些做法和经验,所以我们派人到BPAABC以及 日本、韩国学习。他们都给予我们很大的帮助,我要借此机会向他们表示感谢。学习以后我们要制定一个既能和国际核查规则接轨的,又和中国特色的向指引。各个 国家的情况不一样,条件和体制不一样,在一些做法上有自己的特点,目的是来推动行业的发展。我们这个核查是为出版机构服务的,立足在这个地方,而不是处在 内力的状态。是以我们应该说完成了一个非常好的出版物发行数据,核查指引报刊部分,我们目前先在报刊部分进行核查,下一步进行网络,已经成立了专业委员 会,下一步不在图书方面,一步步发展,在这个过程中,两年核查了60多家报刊社,虽然在核查中遇到了困难,比如我们需要凭证,有些出版单位管理不规范,拿 不出来,影响了我们的核查。比如说有些担心我这个数据出去以后,我会不会影响我的广告,有的就在开始的时候,可能不是特别的配合,经过我们的工作,他们看 到了我们是为他们服务的,所以比较好的配合核查。我想这项工作我们应该说还会碰到一些困难,但是我们完全有信心做下去,而且能够为报刊界出版界服务的更 好。

主持人:谢谢石峰。刚刚是不是有一个手机的声音,我就结合下一个问题,3月份的时候我在中国,在《中国日报》上读到对于奥运会的报道,好的 行为要讲礼貌,就是说要实现行为的变化呢,就是要先支持。也就是说要让人们觉得不礼貌的做法不好的做法他们首先要支持觉得羞耻,才能够改变自己的行为,在 市场的的发展中,能否通过支持来改革不好的行为呢?

石峰:通过支持来改变不好的行为,不光是中国人,世界各国的人都是这样的。你的行为不对,一起来改变成为共同的行为准则。我刚才说的报刊的 发行,发行量有虚假的行为,这种行为不光是中国有,其他的国家也不同程度的存在问题。中国从计划经济进入市场经济,在这个过程当中,有些报刊社这种市场竞 争的行为,是非理智的一种想法。通过虚报发行量来赢得读者,赢得广告,在一部分的报刊社确实存在。对于这个问题,中国政府非常的重视,近两年来,我们对于 报刊的发行市场进行了整顿和规范,其实有一项内容就是我们决定在11个城市的都市的报纸发行量进行强制性核查,也就是政府部门委托出版物发行数据调查中心 对这些报纸的真实的发行量核查,这项工作也进行了一段时间,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完成这项合作,通过这个核查,初步在中国的报刊界树立了诚信经营的一种思想。 通过核查建立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使报刊能够健康发展。

主持人:非常感谢。好像还是有一点点小小的噪音,在这个耳机里头,是手机吗?我同意石先生、石会长,支持是是普遍的行为。我想问一下卡瑞斯·博伊德,你在发现不好的行为使有什么呢?

卡瑞斯·博伊德:

首先有一个标准,这个确保支持的行为。如果只是买家制定的我们不尊重就会对整个的行业市场不好。但是我们的审核机构,他在处理这种终端的时 候,怎么说,比如说英国作为一种例子吧,我们有一些标准了,非常高的这种标准,就在数年来一直都在实行比较高的标准,如果我们在审计一些发行数据,如果发 现这个数据错了,无论什么原因它没有按照标准来做的话,我们就有一个,作为监管局重新发布相关的数字,也就是说任何的数字都必须要公布出来,我们有一个权 利来发布相应的数字,可能有一个情况,我们自己审计错了,怎么办?这个情况我们就必须要有一个很好的一个所谓的一个上诉的机制,所以上诉给一个机构,通过 我纯粹按照事实规则程序来进行一个判断,然后做出一个反应回应,就是我作为一个CEO反馈。如果他还是不满足,可以再上诉到理事会,所谓的一个成员的原 则。实际上也要有一个宣传的一致的一个标准,就是说你公布也应该有一个标准的,比如说你有一个十万的发行量,一个标准的格式的发布。如果一个成员公布标准 不对,另外一个成员可以就这种不当得做法投诉到我们,我们就会来进行研究,如果我们发现以前被投诉的成员错了,我们会要求他纠正。最重要的是什么呢,就是 要与每一个人都合作,与每一个人都提供培训,我们是不希望出现任何争端的,我们希望每一个人按照这个行事。

主持人:非常感谢。凯蒂·洛夫,你们的工作?

凯蒂·洛夫:

Mediamark这个工作呢,是一个美国的一个JFK这样一个大的分支,我们作为全球的一个分支,我们不同的市场都有他们自己的特点和问题,我们作为跨国的大型的研究机构,我们可以做这样一个内部的经验的分享。

主持人:据我所知,有这种,由出版商针对杂志做的研究。

凯蒂·洛夫:

还有另外一种研究,联合研究了解期刊所在市场的情况因为研究,举个例子,我们不仅仅是研究杂志的受众,我们研究的是美国的消费者,我们提取 一个样本,这个样本代表了美国的消费者。我们进行面对面的访问,每一段都要一个小时,一个小时收集所有的信息,主要的是他们经常读哪些杂志,然后要求他们 填一个小册子,告诉我们他们采用哪种产品的服务,频率、不同的消费者花费多少,世界观、人生观是怎么样的,他们对经济的信心是怎么样的,他们投票的积极性 有多大。他们多长时间打高尔夫球啊,就是关系到受访对象的各个方面。通过这个不仅仅是对杂志浏览的一个情况,而且了解受众的各个情况,来为广告商提高信 心。比如说像TIME的杂志,有多少人打高尔夫球,多少人买奔驰车,我们使广告用户了解不同的杂志,影响力有多大,同样的一个数据,提供给每一个用户,包 括像我们的杂志的研究呢,实际上是进一步加强对期刊的了解之上。

主持人:一个整体的调查,IFABC所有的世界各地的ABC,你们在这个方面有没有类似这种研究?

凯蒂·洛夫:

没有这种国际性的研究,每一个国家有自己的受众测量,在大部分的国家,那些做受众评估的人,他们同样的模式,就是非盈利的,三方,广告商、 广告出版商,其他的国家有不同的模式。我们公司是盈利性的公司,我们有数据,我们是拥有我们数据的所有权的,我们是卖数据使用权给我们的用户。世界上还有 其他的非盈利性的组织,也做这个类型的工作。

主持人:今天有来自不同国家的人,他们如果不满足本国的数据,或者说本国没有这种数据的研究,他们怎么样建立三方的组织和工作呢?

凯蒂·洛夫:

最终以的是雇,很多的调查公司,他们有这种受众统计的工作,最简单的就是要接触这样一个全球的研究公司,这些公司呢,也接触各行各业,中介 出版深和广告用户广告商,他可以做为一个组织者,你可以雇这样一个公司来做,我们在世界各地有很多的经验,所以我们能够把各方的信息结合起来做这样的工 作。

主持人:钱德尔·莱伊有问题问你,去年在印度有一个读者数量统计的法律争端,在这个行业什么影响呢?

钱德尔·莱伊:

有一些投诉,比较大的案子,幸运的是在印度是一个法制的国家,最后法制胜出了。法庭呢实际上驳回了这些上诉,使得我们的数据能够发表出来, 之所以也这种情况,是因为我们进行的这些研究是在有一个这种监督的机构的情况下进行做的,这个机构呢,是由广告商、广告用户和出版商共同组成的,是一个监 督型的机构,监督我们做研究,所以呢,出版商他是应该相信我们的数字,他们每一年都参加调查研究。就像世界上某一些发行量太少了,他们就想抱怨一下投诉一 下,他们可以这样的,我们可以重新再检查一下,因为我们很少错的。

主持人:石峰提个问题,中国对整体市场做受众的研究?

石峰:

中国的研究机构很多,各个地方都是有偿的为出版机构服务的。我们的这个机构是中介机构,我们除了核查以外,也开始对媒体的发展趋势,对数据 核查的科学性,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这个研究我们将会成立专门的研究机构做这个事,我觉得可能媒很广泛,靠一个机构是比较困难的,需要各个方面的合作。这 个研究是发展的过程逐步的完善,我刚才听大家讲到发行数据的这种准备性的质疑问题,首先一个之所以要进行这个发行量的核查,是因为有虚假,如果都很真实, 那不需要核查。核查也不能保证百分之百的准确,我们中国的核查,第一个是靠真实凭证来获取数据,然后各种凭证相互衔接,能够对得上,这样出一个比较公正的 数据来我们在核查过程中,跟其他国家的核查制度一样,我们也有这个投诉的这样一个机制,就是第一我们核查中心,我们就公开的承诺,如果你提供的数据凭证是 真实的,我们核查中心对和核查的数据,它的核查数据的这种规范性和负责任。我们不会轻易的公布一个核查的数据,第二个我们对每家核查的时候,核查单位首先 向我们中心做一个承诺,承诺他提供数据是真实可靠的。第三方如果在竞争对手的核查数据有怀疑,我们有规定,他可以提出上诉,上诉以后我们核查中心要重新进 行核查,核查以后重新进行公布,如果公布的数据证明他原来提供的数据是虚假的,那么在媒体公布以后,我认为他将付出沉重的代价。因为读者广告客户不再相信 他,他不诚信经营,我觉得从中国的核查制度来讲,虽然建立时间不长,但是在这些方面我们都还是考虑的已经比较周到了。

主持人:谢谢。你刚才讲到了而且我也非常同意您讲到的那些原则,如果说数据是正确的话,那么就不用再去做统计了,的确是如此,如果是真实的 话我非常高兴。但是我个人的角度来看,也是和大家来分享我自己想法。那些就是来进行研究的话,他们之间没有任何一个情况是属于互相能够切合的,那么这些数 据就要重新来研究,因为一致的数据是我们进行进一步研究的基础,否则我们就没有一个有凭据研究的基础。要做更多的话,是不是能够告诉这种。

凯蒂·洛夫:

我非常同意,因为在受众方面的数据,我们一旦公布的话,就必须要审计,基本上我们保持这种数据的公正性。

主持人:卡瑞斯·博伊德。

卡瑞斯·博伊德:

我非常同意,每个机构发挥不同的作用,可以互相的协作,举个例子,几年前在一个广告商那里工作的时候,他们就提出了十个市场上的名目,这 10个刊物一方面是发行量另一方面是他们的营业量,在受方面他们举出了一系列的数据实际上有三个非常大的刊物他们审计的数据结果是和他们自己列出是不一致 的,因此我觉得,阅读者的数量是一个方面,另一方面我们一定要经过审计才能保证这样的真实可性的,尤其是一个全球性的机构,我们知道平均是多少。比如说一 份刊物是34个读者,我们只知道平均的数据,但是我们要知道通过市场上的调查,来保证三到四个读者是否是真正的正确的,这是一个标准的出台,我们必须要 进行下去。

主持人:就是传阅率和阅读率非常的重要,在中国我们非常高兴的看到一个广告公司,他们的确做了就是在进行阅读的购买方面他们进行了非常准确 精确的研究,在中国已经有公司来这么做了,他们做了30个刊物的研究,他们告诉我他们的研究结果是如何的,而且呢他们非常高兴得看到了我们所审计的结果, 因为我们的结果和他们的数字是相差无几的。有30家公司,只有一家公司达到了标准,那29家呢。我们大家都清楚,这是希望接近一个更真实的数字。凯蒂· 夫?

凯蒂·洛夫:

这是另外一回事情,的确我们在审计的时候,必须要管制住审计结果的准确性和有效性,也就是对于读者来说,他们必须知道自己的个性,以读者个 性而且不同的刊物他们的数字肯定是不一样的,而且我们在做出审计结果之前,就应该预见到传阅率阅读量大概是多少,这样公布的时候才心里有数,对

主持人:有问题。

问:凯蒂·洛夫,你刚才讲到了是在消费方面作了一些研究,那我想知道你们在取样进行审计的时候,你们的标准是什么?

凯蒂·洛夫:

这个问题问的非常的敏感,我们在研究的时候,绝对不会把美国发行的所有的刊物,实际上有250个大的刊物进行研究,在BPAABC审计网 络当中他们有所注册,进行调查中我们会有针对性的。并且我们的数据绝对不会在非常短的时间得出,可能需要一年的时间,因为一些小的而且他们的阅读量比较小 的读者,数量比较少的刊物,他们在研究的时候,数据可能非常的不稳定,会得出研究结论。我们在取样的时候,大概两万五千份,以这个为基准,尤其研究的是美 国的杂志行业,实际上这两万五千取样的标准,可能在今后还需进一步的改变,以后不仅仅是平面的媒体还有电子媒体,我们的数据以市场为基础,到25万份以 上。

问:我们进行阅读量和发行量的时候是否公布呢?有联系行动吗?

凯蒂·洛夫:

我们是端对端的行动,这个工程非常的浩大,他们的受众群众年龄层次不一样,因此我们必须要非常准确的界定一份杂志受众量是多少,这样参数纳进来的时候,才会出现八九不离十的情况。还有我最高兴看到的情况,杂志他们支持这样研究的一种工作。

钱德尔·莱伊:

我不想说数据,我想告诉大家的经验,在印度市场上的情况,我们进行国民研究的时候,我们进行了284千多次,到373千多次的访问。大家可以看到这样的一个工作规模是非常之巨大的,所以我们进行研究得出的数据是非常准确的。再回到B2B,这是在印度是刚刚新鲜的领域。

问:我的问题是石峰先生,我呢已经参加大会两天了,在出现提出的数据有些是正确的有些是错误的,我们看到就是数字媒体也是发展的很快的,而 且呢,也是审计工作快速进展的一个因素,因为这也是,我们整个行业今后发展的一个前途,或者是趋势。我就想知道,中国的发行就是期刊协会,是不是会有这么 一个平台来在这个国家当中,对这个数字期刊这个发展将来建立这么一个平台呢?

石峰:我首先要说明一下,我们国新出版物发行调查中心,它不是中国期刊协会的机构,完全是两个机构,我们这个中心有广告协会,期刊协会、报 纸协会、出版协会、发行协会、电子音像管理协会等等有关的媒体等群众团体组成的理事会,这个理事会下面成立了我们的发行数据调查中心。刚才提的问题,我们 已经正在着手考虑,两个月前我们成立了国新出版物数据调查中心的电子杂志调查委员会,目前正在起草相关的核查指引,因为我们觉得电子杂志和平面媒体可能核 查的方式方法区别很大,我们要独立的搞一个电子出版物的核查指引,然后来开展这项工作,估计要到今年下半年才能拿出一个核查指引来,经过初步的进行核查实 验,比较成功了,然后再全国推广。

主持人:那么听众有问题吗?

问:您能够介绍一下在中国有BPA或者中国您的审计中心目前的核查的数字有多少?石峰会长,报刊占杂志的数字。

石峰:我们两年来已经核查了60家报纸和刊物,我们在这两年过程当中,我们一个要起草和指引,同时我们在核查指引成熟以后,我们还进行初步 的实验,核查实验,通过比较可行后,我们再正式的进行核查。正式的开展实际上才一年多的时间,现在已经核查了60家,等于我们现在尝试的过程,即将全面的 来开展,这里我们在初步的核查过程当中,感觉到这个完全靠报刊来申请,目前在中国的情况还不是特别的可行,我们现在正在和广告方面建立一定的联系,通过广 告组来推动这个核查工作,你要做广告,你首先要告诉我一个准确的发行量,而这个必须要经过国新的核查,这么来开动这项工作。谢谢。

主持人:汤姆,她是我们BPA的一个负责的。实际上他来做这个实际的工作,由他来回答你这个问题吧。

BPA工作人员:目前在中国,我们有30多家成员,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非常努力的教育我们的市场,包括广告用户和出版商,希望他们能够在中国接受做法,目前在进行市场教育工作,来让他们接受审查的工作。

问:广告商、广告用户,他们对审计后的反馈,石峰会长。

石峰:最近我们在中央电视台举行了一个新闻会客厅的节目,专门谈核查的事情,其中有广告的代表参加,他们对我们核查的数据表示认可,他们过 去不知道有这么个机构,现在有这么个机构以后地他们感觉很兴奋,他们认为从此我们可以得到一个报刊准确的发行量了,他们对我们的工作非常的支持,现在正在 和广告组协会,进一步来联系,共同的来推动这个报刊发行量的核查。

主持人:那么我的一个实际的一个市场的经验是这样的,国际的很多的机构公司他们非常了解这个方面的情况,所以他们会在买这个媒体的情况,会 主动的了解情况,你看中国有这么多的期刊,现在大概只有150种期刊收到审核,所以现在可能还不够有效面不够广,我们两个机构能够进一步的合作,不仅仅是 与国际合作,对他们来说是个新的概念,而且有一个问题,我们在很多发展中国家中,我们还要要求我们广告商不要再从媒体那儿要回扣了,这也是一个,他们有时 候谈价格的时候,有时候他们会有这些中间的暗箱操作的情况在中间,所以有一些媒体方面,如果说广告商本身就不诚信的话,就很难说有任何道义上面的高度要 求,出版界要讲诚信,不仅仅是在中国,在所有发展中国家的市场,这种情况是普遍的,就像知耻而后辱的情况不仅仅是中国有。要求我们四点前结束,六点半的时 候,老板去人民大会堂去参加晚宴,所以请各位准时的参加下一次会议,以及我们的闭幕式,谢谢。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发行网
切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