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4000-666-784
  登录 注册
 在线客服手机官网 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正文

战略投资萌动书业

作者:任殿顺 来源:中国图书商报 发布时间:2007-12-5 浏览数: 627 
      近日,江苏新华发行集团股改上市方案得到中宣部、新闻出版总署和江苏省委、省政府批准,股改上市工作已全面启动,成为又一家进入上市实操期的出版发行企业。继上海新华传媒、四川新华文轩之后,短短一年多时间,辽宁出版集团、江苏新华发行集团、安徽发行集团等单位纷纷进入上市倒计时。

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开展以来,4年多的历程,文化产业投融资的局面已大为改观,出版发行行业资本市场中国有资本战略投资态势喜人,大盘初显。中国出版发行业正孕育着重大的突破性进展。

改革带来投融资利好

近年来,传媒业资本运营有加快态势,其中,出版发行业资本运营在未来三年中最有可能取得突破性进展。”在不久前举行的2007中国传媒投资年会上,辅导过多家传媒企业上市的中银国际证券有限公司副总裁陈杭如是说。

长期以来,中国传统出版业被认为缺乏资本冲动,缺乏扩张的内部源动力。随着近些年转企、集团化等一系列改革的深化,一些出版发行单位在内部资源整合逐步完成,经营业务渐入正轨之后,萌生出对资本的渴望。

从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参股福建南纸,江西三家出版单位战略投资晨鸣纸业新股配售到凤凰出版传媒集团参股江苏银行;从发行环节新华传媒、四川文轩的上市,到出版领域辽宁出版集团即将到来的IPO,出版发行业迈出了借助资本谋发展颇具探索意义的步伐。

20067月出台的《关于深化出版发行体制改革工作实施方案》可谓一针强心剂,方案明确提出:推动有条件的出版、发行集团公司上市融资;鼓励出版集团公司和发行集团公司相互持股,进行跨地区、跨部门、跨行业并购、重组;鼓励非公有资本以多种形式进入政策许可的领域等等。与此同时,出版业的管理决策者也频释利好讯息。前不久召开的第六次全国高校出版社工作会议上,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邬书林以汤姆森学习集团几易其主为例,向与会者强调了资本运营在当今传媒业发展中的重要性。他还表示,下一轮的文化体制改革,将重点通过大规模的资本运作,通过联合、兼并、重组等手段,真正建立起全国统一的市场。

南开大学商学院信息资源管理系教授、博导徐建华近年来一直致力于出版业资本运营、公司治理领域的研究,面对目前产业中的兼并、重组以及上市风潮,他表示,出版业资本运营正迈向多元状态。一般而言,按照产业经济理论,资本运营至少包括五种形式,即实业资本运营、产权资本运营、金融资本运营、无形资本运营和风险资本运营。实业资本运营是资本运营的初级状态,其本质是一种多元经营,在出版业中由来已久,像许多出版社、出版集团,尤其是发行集团所广泛进行的房地产投资、基础设施建设等都属于这一范畴。“以兼并重组为代表的产权资本运营和以上市等为表现的金融资本运营的兴起,正是出版业资本运营进入多元时代的标志。”徐建华总结道。

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出版经济研究室负责人张晓斌博士则用“考古发现”来比喻目前暗涌的上市潮。“许多考古发现都是进行了多年挖掘之后才公布的,而给人的感觉则是公布的时候纷至沓来。出版发行单位的上市其实也有类似情况——运作早在两三年前就开始了,只是到今年才大规模地显现出来。”

上海世纪出版集团总裁陈昕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出版业发展至今日,下一步会加深对资本市场的利用程度,借助资本市场平台为做大做强提供支持。目前一些发行企业通过上市这一资本运营手段,融到了发展资金,改善了公司治理结构,同时也朝跨地区、跨媒体方向迈出拓展性步伐,对于出版业改革发展都有着积极的探索意义。

经历了资本渴望、萌动,我们看到,中国出版业战略投资大盘的轮廓初步开始显现。记者了解到,上海新华传媒通过定向增发纳入解放日报的资产后,如今已成为上海市一些平面媒体的整合者。而另一家上市的发行企业新华文轩,更是被寄以“成为四川乃至西南地区传媒业整合者”的厚望。种种迹象都暗示着,或许就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出版业会通过市场的力量,涌现出真正的战略领导者。

兼并重组破冰之举渐露端倪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传媒产业的发展常常通过收购、兼并等资本途径实现。

在促使存量资本流动的同时,实现资源的最佳配置,扩大资本规模,在更大范围内实现传媒产业经营,提高市场竞争力。近两年,国际传媒业频频上演的抛售收购大战,资本的“魔力”可谓被发挥到极致。中国出版业的兼并重组起步于上世纪末的集团化,可称之为“以行政力带动的区域内的资源整合”。而今年,出版业跨域、跨行业的兼并重组露出端倪,深圳发行集团与海天出版社、江西出版集团与和平出版社、吉林出版集团与中华工商联出版社等积极谋求兼并联合的消息在坊间不胫而走,虽都未尘埃落定,但其所带来的影响不言而喻。记者从相关主管部门获悉,以跨地域、跨产业链上下游为代表的兼并重组在未来将成为大势。

兼并重组是出版业资源整合的高级形态,在我国更是涉及管理归口对接、组织架构融合、企业文化统一等多层面的问题。在采访中,多位受访者表示因当前的兼并重组只是端倪,不便予以评价。有受访者提醒,国外出版业的并购已经发展到重视内部的资源重新组合,涉及的广度和深度都比以前更进一步,这更为深刻地反映出出版业的并购是一种经营理念,而非简单的资产组合,这应引起我国出版发行企业的重视。

张晓斌认为,思维模式、行为方式和企业文化的磨合是任何企业兼并重组后都会遇到的问题,如何消解“阵痛”,达到1+1>2的效果,都是出版业面临的考验。

资本流向:剑指多元还是钟情专业

资本流向是另一个引人注目的话题。过去几年中,“多元化”一直是中国出版业的热门词汇,主业辅业的辩证关系也引发了业者的热议。纵观国外传媒集团的发展史,我们不难发现,像培生、贝塔斯曼、维亚康姆等知名出版、传媒集团都经历了一个“专业化→多元化→专业化”的过程。以培生为例,培生曾一度通过收购兼并把自己的经营范围扩展至包括文化基础设施、文化工业、商业、金融、旅游和房地产等在内的诸多领域,后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进行了一系列调整,最终又将业务锁定在出版、报业等内容产业领域。

当全国许多出版发行企业在多元化道路上高歌猛进之时,陈昕在2006年新疆书市上的演讲《警惕“多元化”陷阱》为多元化泼了盆“凉水”。此次接受记者采访,他表示,世界经济发展至今日,历史已经证明,多元化的企业不是死掉,就是已经转型,活下来的都是专业化的企业,这是世界经济发展的“铁律”。当面向市场比较狭窄时,企业要发展,往往会走多元化道路,市场容量有限和追求业务成长的矛盾,迫使企业选择业务多元;而当企业面向一个开放的大市场,就应该走专业化道路。他强调,全世界的企业越来越强调专业化,以出版业为例,汤姆森集团将旗下盈利良好的汤姆森学习集团卖掉,集中精力去发展专业出版就是最好的例证。中国出版业发展有其特殊性,地域差异也很大,规模较大、成长良好的出版发行集团与规模较小、资源相对缺乏的集团面临的战略选择不同,针对不同个体的多元化行为,不能一概而论。企业需要看清整个出版业全球化、数字化的发展潮流,明确自己的市场定位和战略定位,做出正确的路径选择。此外,陈昕还补充道,一些企业用行政优势获取资源,进而进行的多元投资不是市场行为,不应纳入这一框架讨论。

“专业化→多元化→专业化”是否是企业发展过程中的必然循环?我国的出版发行企业是否也正进入这种循环?对此,张晓斌认为,总体而言,企业投资无外乎集中主业和多元扩张,随宏观经济环境、企业性质和发展阶段的变化在二者间摆动、轮回。不过,无论是集中主业还是多元扩张,关键是企业应有明确、科学的发展定位和精心制订的发展战略,投资应该始终围绕这两者展开,如果能恪守这一点,那么无论是多元投资还是固守主业,都只是策略问题。

“主业”再次界定出版业需警惕“资本围城”

中国传媒业新一轮的竞争将是跨媒体的竞争”,这一观点在传媒圈中已是共识,江苏、辽宁、湖北等省域出版集团纷纷挂牌或更名为“出版传媒集团”亦是例证。随着产业融合愈发明显,由多元化引发的“主业”概念之辩也同时升级。“以内容为主线的出版、发行、影视、动漫等都可称出版业的主业”这一观点渐渐成为主流,不少业者都认为,出版业理应挑起文化产业的大梁。

目前我国文化产业占GDP的比例不足5%,尚有很大的提升空间,且其对国民经济的拉动作用越来越明显,朝阳产业需要大量资本投入,但业界对文化产业这一宏观概念的认识相对狭隘。目前国家行政部门正通过政策引导、税收优惠等手段吸引业外资本投入到文化产业中来,出版发行单位手握资金却想投到业外,唱起“资本围城”。我国的文化产业还是一个个“孤岛”,要将这些“孤岛”联在一起,需要巨额的投入。

不过,在当下要通过跨媒体实现整个“泛文化产业”的联结,对于中国各出版发行企业而言,或许只能是一个“遥远的梦”。湖北长江出版集团投资开发部负责人姚德海谈到,整个出版业如除去教材,获利水平相对较低,若投资本行业,回报率难以满足要求。现在许多集团进行的“泛文化”产业的投资,如影视剧、网络媒体等,大多处于做概念阶段,获利并不明显,再投资渠道不畅成为困扰业界已久的问题。“跨媒体的核心是内容生产和传播渠道复合对接,远非简单的业务多元化,这一点,出版业显然要迟钝于报业、广电等其他传媒形态。”一位业内人士也分析道。

再投资渠道问题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似乎更为严峻。由于证监会和投资者时刻关注上市企业的盈利结构,他们必须寻求新的利润点,分摊经营风险,以减少“流动性过剩”的压力。陈昕也提醒出版业应避免像北青报上市后“有钱无处投”的尴尬局面。

开弓没有回头箭,出版企业上市圈钱之后,如果再投资渠道不畅,从股市上拿到的钱就不能真正强化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而盲目的‘圈钱’行为反而会降低企业未来的投资价值和前景。”徐建华如是说。

 

商报记者任殿顺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发行网
切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