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4000-666-784
  登录 注册
 在线客服手机官网 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正文

减少不良库存从源头着手——浅谈大众类图书的库存管控之道

发布时间:2016-9-7 
 

 

近年来,大众类图书市场空前火热,不仅国内580多家出版社有一大半已进军大众出版领域,民营出版公司也纷纷抢滩大众类图书市场。不过,相比其他几大出版方向而言,市场竞争激烈的大众类图书市场没那么好做。“大众类图书较专业类图书覆盖范围广,但市场空间弹性较大,同一作者或是同一级别的图书在市场中的表现差距很大,出版单位在对这一领域图书的市场判断时没有一个标准的参照物,因而对图书市场需求很难做出准确的判断。”译林社市场营销中心副主任吴荀东表示。据了解,大众类图书在印量方面,民营图书公司的首印量通常在1万册左右,而相对保守的出版社的图书首印量也在5000册以上,明显高于其他类图书的首印量。除此之外,大众类图书还存在图书印量高、销售周期长、跟风现象严重、同质化竞争激烈等市场特点,所以,大众类图书库存较其他几大出版方向的图书更难把控。

 

为了进一步了解大众类图书库存情况,记者特意采访了人民文学社、浙江人民社、译林社、长江文艺社、湖南文艺社、花山文艺社、磨铁图书公司等国内主要几家涉及大众类图书出版的单位,问及大众类图书库存情况时,几家出版单位都表示,近年来库存虽然有所增加,但是保持在了合理范围内。但问及具体库存数据时,几家出版单位口径出奇一致地表示:“不方便透露。”大众类图书明星公司新经典在近日发布的招股申报稿中的披露信息来看,2012年末、2013年末、2014年末,公司存货净额分别约为0.91亿元、1.17亿元、1.28亿元,营业收入分别约为2.63亿元、4.51亿元、7.68亿元,库存净额与营收比分别约为34.6%、25.9%、16.7%,存货净额与营收比呈现下降趋势,库存问题相对乐观。

 

不少大众类出版单位对本单位的库存水平持乐观态度,认为整体上是可控的。记者发现,许多出版单位也有着一套不错的库存管控之道——从源头控制库存产生。

 

做经得住时间考验的图书选题


 

 

近年来,大众图书出版市场跟风严重,各种快书层出不穷,许多大众图书在发行半年后就销售不动了,没有卖出去的那部分就会被出版单位堆入仓库,成为名副其实的库存书。如何让自己出版的图书不成为库存书,是不少出版人亟需解决的问题。磨铁图书副总裁刘杰辉表示:“与其他产业以销售为终端不同,图书产业是以图书生产前端为主体的,解决库存问题要从生产前端抓起。”要避免库存问题首先要严格控制选题,出书前出版单位要做好市场调研工作,长江文艺出版社总编辑尹志勇表示。“可以采取选题论证会的方式进行管控,以确保定位准确、价格合理。”中国传媒大学出版社市场中心主任李莉补充道。

 

人民文学社在选题把控方面也十分重视,副社长李春凯表示:“我社基本上不会做一些盲目跟风的图书选题,出版社以长销书为主,如《围城》《哈利波特》等,社里每年大概有60%的图书是再版图书。”

 

长销书销售周期比较长,通常可以利用长尾效应有效避免图书成为呆滞库存书,对出版单位的库存控制有很大的帮助。以人民文学社的《长征》为例,当年图书出版时,因为市场上的同类产品较多,该书并没有取得很好的市场反响,不过当初这本反响平平的图书如今销量已经达到几十万册。像这样的图书还有很多,比如作者黑泽明的《蛤蟆的油》、王海鸰的《王海鸰》等。

 

其实,有些书当前的销售热度过了,不代表以后就卖不出去了。正如花山文艺社副社长罗胜奇所说:“图书与其他产品不同,图书是有文化含量的,是一种精神产品,它还可以再读,它的价值还在。”很多书是有很大的长尾的,特别是一些时效性不强的大众类图书,故而,出版单位在选题策划的时候需要更加注重图书的耐读性,从源头上控制库存的产生。

 

避免盲目确定图书印量


 

 

如果说选题是造成图书库存的关键因素,那么盲目确定图书印量就是导致库存问题的直接因素。“造成库存的一个重要原因是出版社对于图书印量的控制力不强,控制库存最有效的手段应该是加强图书的印数决策控制。”吴荀东如是说。

 

“一本书印多少和编辑发行一起定,如果他们产生矛盾,就需要出版社以投资人身份最终裁定。合作出版的图书也需要这个流程。”新世界出版社副社长李凯表示。湖南文艺社一般图书发行部部长林朝平,以比如老作家的新书为例说明道,我社会在各渠道了解作者之前出版的图书市场反应情况,并了解相关的销售数据,然后根据以往的数据和对新书的市场判断,由编辑和发行共同协商确定。此外,浙江人民社还设有图书生产经营协调会,每月召集财务部、发行部、责任编辑以及社领导开会确定本月的新书印量和已发行图书的加印量,以及相关的营销策略。

 

当然,出版单位感性认识确定的图书印数还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为了降低风险、加强图书印量的管控,一位民营出版公司负责人透露:“我们每出一本新书,会向客户征询订购意向,并参考增订量决定新书首印数量。”不过这位负责人也表示,尽管如此,我们还是无法避免图书出现印多了的情况。

 

目前,出版单位在图书印量控制方面虽然更加理性,但毕竟还无法精确预估。因此,“图书印量要谨慎,宁少勿多”,尹志勇如是说。译林社也非常同意这一观点,林朝平表示:“一次少印、多次印刷可以帮助出版机构更好地了解市场环境,并根据市场反应及时调整自身的策略,有效地缓解因印量与市场需求偏差带来的库存问题。”以《大清相国》为例,这本书目前的销量有70多万册,社里每次加印的时候并不会一次印够,而是根据市场节奏的变化决定图书具体是加印5万册还是8万册,林朝平进一步解释。浙江人民社社长何成梁也表示,为了控制风险,浙江人民社也会采用少印多次的方法控制库存,像《之江新语》这样的畅销书,也是根据市场需求的变化情况谨慎加印。

 

渠道铺货要细抓


 

 

从源头控制库存产生,无疑可以很大程度地降低出版单位的库存风险。不过如果图书在出版单位前端环节与后端销售环节的衔接不畅,那么依旧要面临着不小的库存风险,尤其对于铺货面积大、淘汰率极高的大众类图书。因此,在渠道管控方面出版单位也要认真对待,以便图书的退货率控制在合理范围内。

 

说到退货率,必然要提到图书的上架问题。尹志勇认为:“一本新书的上架率要保证在60%-70%以上是比较合理的,像长江文艺社的图书上架率达到了50%-60%,所以我们的退货率也是比较低的。”据了解,译林社在这方面做得也较为不错,退货率大概在10%左右。

 

当然,退货率还与铺货范围有很大的关系。就像尹志勇所说:“一本书如果没有退货必然意味着图书铺货没有到位,但过高的退货率则很有可能是图书铺货范围太宽泛。”据了解,一般大众类图书的发货渠道能达到上百家,如译林社、长江文艺社的图书铺货渠道能达到200来家,民营出版公司铺货范围还会更广些,但出版单位一本新书出来的时候并不一定会向所有渠道铺货。“图书发货要有针对性。否则出版单位的退货率会很高,随之而来的就是有大量的图书卖不出去。”何成梁解释道。

 

另外,大众类图书出版做得较为优秀的出版单位常常会利用数据分析调整渠道策略。如人民文学社设置了专门的数据分析岗,对征订、发货、退货等状况进行处理与分析,对销售进展情况进行实时跟踪,然后对各渠道反馈的相关数据进行分析研究,以便出版单位对渠道控制策略进行及时调整。“在设立这一专岗后,出版社对图书市场数据的把控能力加强,不少图书的加印情况根据市场反应做出了调整,对缓解库存问题和提升销售能力有了很大的帮助。像《围城》以往的年销量大概在40万册以内,但自从有了数据分析后,我们根据市场需求加强了图书的铺货力度,去年的销量就达到63万册,同比增长了20%。”李春凯介绍说。

 

不过,尽管一些出版单位通过源头控制的方法有效缓解了库存问题,但解决图书库存问题,仅从源头和渠道上控制是远远不够的。我国图书市场处于一个信息不对称的环境中,所以库存风险会长期存在。出版单位能做的,就是优化库存结构,把库存量控制在适度的范围内,苦练内功,提升销存比率。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发行网
切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