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服务热线:4000-666-784
  登录 注册
 在线客服手机官网 设为首页  加为收藏
正文

学术期刊群:非营利发展道路

发布时间:2011-10-9 
 

《新闻出版业“十二五”时期发展规划》提出,“十二五”期间,将重点支持代表我国学术水平、具备国际办刊能力、具有良好发展前景的学术期刊发展。

与此同时,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领域内的一批强势学术期刊在做强自身的基础上,以品牌或体制为契机,促成多种期刊聚集在一起,形成具有一定竞争优势的学术期刊集群。

在多数期刊“散弱小”、国际出版商虎视眈眈、新传播手段步步紧逼的背景下,期刊群的出现颇令人注目。

这些期刊群有的倾向于非营利性,有的则坚持走商业化运营道路,也因此,期刊群的发展逐渐兵分两路。

非营利学术期刊群概况

在非营利期刊群的大盘子中,非营利学术期刊群粗略估计近10家,包括社会科学类、自然科学类、医学类以及综合类等,以中国社会科学报刊网为平台的中国社会科学期刊群、以中国光学期刊网为平台的中国光学期刊群、材料类期刊群、中国地学期刊群、中华医学会系列杂志、中国抗癌协会系列杂志等都可以列入此类。一些新的非营利学术期刊群也在积极筹建中。

非营利学术期刊群收录的期刊种数少则六七种,多则上百种。期刊群多以期刊门户网站为平台,提供包含多数加盟期刊资源的内容数据库,并在数据库之外,提供行业或学术资讯信息等多种资源。有些期刊群还提供数据的深度挖掘、文献的二次利用等。

以中国社会科学期刊群为例,该期刊群立足于促进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类学术期刊的发展,既有以《中国社会科学》为代表的综合类学术期刊,也有以《历史研究》为代表的专业类学术期刊,起始收录数据大约4万篇学术论文。而在今年7月,有53家哲学社会科学类学术期刊响应加入该期刊群的声明。

中国光学期刊群有42种期刊加盟,涵盖了国内光学期刊的全部资源,提供光学期刊数据库,收录有会议论文集、行业信息等。

中华医学会杂志社社长游苏宁也将中华医学会系列杂志定义为非营利期刊群,该期刊群旗下有125种期刊,其数据库资源整体打包销售,对群内期刊提供多种服务。

另有几家科技类学术期刊群以打造开放获取平台为目的,免费提供期刊资源供用户下载。

纵观这些期刊群,其内部纽带是什么?又有什么样的未来图景?

内部纽带:做大做强 共同发展

“做大做强,共同发展”扮演了非营利学术期刊群内部纽带的主要角色,而加强了这一纽带作用的则是龙头期刊的号召力。

几家非营利学术期刊群的龙头期刊几乎都是相应专业领域公认最好的期刊。由这些期刊主导的学术期刊群也因此获得了本领域内相当数量期刊的响应。

以《中国社会科学》为首的53家学术期刊签署的《关于共同推动学术期刊数字化的联合声明》中写道:“推动学术期刊数字化建设,必须坚持社会效益第一、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并举,实现读者、作者、杂志社利益之共赢。”

共同发展聚集了规模效益。非营利学术期刊群建设数据库时,数据库开发成本只须支付一次,节约了大量的资金。而大量内容集成的结果,使得传播渠道少、用户范围较窄的学术期刊,可以借助期刊群的数据库平台获得更高的用户接触率,大大增加影响力。

资料显示,地学期刊群的门户网站年点击量已达到数百万次,大约是集群化以前的十倍之多。

中华医学会系列杂志在加入期刊群后销量也有略微变化。据游苏宁称,医学类期刊发行范围较窄,发行量一般在1万份左右,在加入其期刊群后,销量略有提升,大约提升5%。

力量相对弱小的期刊,借助于龙头期刊及期刊群的作用,在发行、广告方面也多有获益。以光学期刊网为例,有些期刊编辑部只有两三个人,覆盖学科面较窄,发行量只有几百份,加入期刊群以后,借助于大平台的力量,发行量增加一半以上。

生存基础:专业用户的特色需求

非营利期刊群最直接的、最大的好处给予了专业领域的用户。最新的全方位的产品、资讯、会议信息,更着重专业细分、个性化的推送服务,为专业用户节省了时间资源和精力。

“以相同的甚至更少的花费,享用更多的专业化的学术资源,这样的平台更受用户欢迎。”中国社会科学报刊网运营人员表示。

专业用户的反馈十分良好。光学期刊网的一位专家用户称,“(在这种专业平台上)可以找到我这个领域里我个人需要的内容”。

以品牌期刊为龙头的非营利学术期刊群的存在吸引了用户,而当用户找到期刊群之后,发现其内容正好满足了自己的需要。这恰恰符合了新媒体时代用户和信息提供商的新型关系。

这种对某一细分专业领域的特有需求,成为非营利专业类学术期刊群的存在基础。

群内关系:松散型、紧密型关系兼备

在非营利学术期刊群内部,松散型关系和紧密型关系都存在。而相对松散的关系和框架,在目前的期刊群架构中占主流。

在松散型非营利学术期刊群中,期刊群并不介入群内各期刊的编辑和传统出版环节。

期刊编辑部定稿以后,稿件进入期刊群数据库,期刊群同时也代理集群内各期刊的发行和广告业务,此外也有其他业务延伸,诸如举办培训活动、学术会议、专业评选活动等。

集群内各期刊的质量控制仍主要由各期刊自主完成。

在松散型关系下,非营利学术期刊群更注重的是要覆盖专业学科的各个门类,同时考虑对学术期刊的质量评估等。

这种情况下,小期刊不会被期刊群拒之门外。负责中国光学期刊群的中国激光杂志社总经理杨蕾表示,“不会出于赢利的考虑,放弃那些小的却有代表性的、有特色的期刊”。

这种松散型的关系给了期刊一定自由的发展空间。

而在紧密型的关系中,期刊准入标准、集群内部期刊的质量控制都更为严格。

中华医学会系列杂志内部实行一套质量控制体系,包括系统评价、专家审读、差错处罚制度等。该期刊群每年进行质量审读排名,排名靠后的杂志在办刊方面往往会有调整,因为不合格而停刊的也有。

紧密型的关系被认为是学术期刊群未来发展的方向,这种关系更加有利于集群内学术期刊的管理和运营,促进学术期刊群整体竞争力的提高。不过,有负责人称,这是和目前各期刊主管主办单位各有所属的现实相适应的。

非营利学术期刊群:坚持社会效益优先

对于非营利学术期刊群的运营而言,社会效益是首要目的。中国社会科学报刊网的运营人士表示,其期刊群将社会效益放在首位,首先看重的仍然是期刊的学术质量和社会影响。该人士表示,学术乃天下之公器,学术的发展本质是为了促进社会发展,也因此,学术期刊具有非营利、公益的特征。这些期刊组成的非营利学术期刊群也天然承担着更好地、更广泛地传播学术成果的使命。该人士还认为,哲学社会科学类学术期刊对于社会发展的作用是潜移默化的,这一类学术期刊的经济效益并不明显,应该看到社科学术期刊群的这一特点。

尤其对于部分学术期刊群而言,赢利相对较为困难。有期刊群负责人表示,“受众群比较小,即使有一点赢利,也用来补贴学术的发展了”。

非营利学术期刊群在建设中多采取专项经费支持或项目资助等方式,有些期刊群还资助群内期刊建设投稿系统、办公平台、网站等。而在数据库建设上,只有部分期刊群为其群内期刊支付期刊资源使用费。

对于较有可能赢利的科技类学术期刊群,游苏宁表示,是不是非营利学术期刊群,关键取决于赢利用在哪些方面,是否用来反哺学术。他认为,在有可能的情况下,期刊还是要追求“双效”,即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好。不过,他也承认,实现期刊群从数量向效益的转变是具有挑战性的任务。要维持学术期刊群的可持续发展,足够的、持续的经费支持和政策支持仍然必不可少。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文珍

上一篇:

下一篇:

中国发行网
切换